隔海对话——中美家庭教育的交锋

隔海对话——中美家庭教育的交锋

 

对话嘉宾

珍珠河翁  原名 汪小武 著作《哈佛两姐妹》

子虚  原名 扈永进 著作 《未编辑的声音》《今日教育之民间立场》《走向批判的行动研究》

一位是华裔父亲,把女儿送进哈佛大学,一位是中国父亲,从事教育工作并亲身经历了中国教育下孩子的生存状态和家长的心路历程。两位父亲谈起中美家庭教育会产生怎样的火花?敬请关注《隔海对话——中美家庭教育的交锋》系列文章。

一只雁,从大洋彼岸飞来,带来了春的信息。远在美国的汪小武,从他叩开论坛的大门开始,我们便感到一阵清风吹来。冥冥之中,我们在期待这次际会,等待这次相遇。

我们都清楚此刻国内教育负有沉疴,我们都希望用更科学的方式、更理性的方法给孩子一个完整的成长空间。小武来自美国的声音,仿佛为我们的铁房子开启了一扇窗,看两位女儿的哈佛成长日记,看汪家的教育全记录,让我们看到了另一种可能。

中国父亲子虚,是在中国的语境、中国的价值观中抚养孩子,也是在中国的教育观下从事教育工作。美国父亲汪小武,随着80年代的留学潮赴美,留在美国,接受美国的价值观、教育观,在美国的语境下抚养孩子。

两位父亲的教育故事,无疑是中美家庭教育一次最直接的交锋。我们静待两位父亲为我们带来一篇又一篇精彩的《隔海对话》!

【隔海对话之一:子虚篇】孩子是父母分分钟的心情

小武:

你好!敲出“小武”两个字,感觉好亲切。俨然,回到了那些个青葱岁月,邂逅“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的那个谁谁。拍拍他的肩膀,“嗨,你还好么?”

你说,“如不反对的话,我们还是称名为好, 不分大小。”正合我意啊!《水浒》曾被译作《四海之内皆兄弟》,深得精髓,译得好!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我俩的第三封书信。相遇网络,相遇金羊网,相遇新父母论语。

你说,“我很喜欢新父母论语这个名字,希望我们的合作可以把新父母论语传遍全国和世界华人社会。”谢谢你的喜欢。我深知,人与人之间最难得的际遇,无过喜欢二字的。

人世间所有的奇迹——尤其教育奇迹,无不从喜欢始。这些,我们都知道的。

从生命到价值,喜欢之中,蕴藏着太多的奥秘。我想,即便我们用尽此生,或许也难以尽善尽美地诠释得了。好吧,让我们喜欢吧,喜欢即可。

你说,“我是下放两年77级的。”我得告诉你,我是79级应届的。在我的大学生涯里,有太多像你这样的77、78级大哥大姐们,曾经,给我的发育成长以莫大的助益。多年前,我曾写过一篇成长散文《我和我的三位强敌》,细述过那一切。

琢磨家教,就是研究孩子。从幼儿起,孩子们总是喜欢和比自己大的孩子们一同玩耍。很简单,那里,才有着他们最想要的一切——履历、经验、知识、范例和宽厚。不难肯定的是,在我俩拟定的对话里,更大的受益方,肯定是我。嘿嘿!

你的《哈佛两姐妹》出版了,可喜可贺!在未能读到之前,仔细拜读了你的《<哈佛两姐妹>向虎妈、狼爸挑战》与《我们是如何把两个女儿送进哈佛的》等文章。从入乡随俗开始,中华文化精髓不能丢,文化碰撞,迸出新的思想火花,思想升华促进新的方法。这一系列战略举措的实施和推进直至奏效和成功,合乎行为逻辑,大有借鉴价值。希望能早日读到你的书,以尽其详。

作为一个中国基础教育的从业者,以及一个中国孩子的父亲,我对中国式的“应试教育”及其危害,可谓刻骨铭心。于是,几年前,我便开始了我对中国教育的“声讨之旅”。随着局面的恶化,思考的深入,我知道,光“声讨”是不够的。中国教育要想迎来真正意义上的脱胎换骨式的进步,必须借鉴世界先进教育,必须引入足够丰富的知识资源和经验濡染。

这,也正是我邀请你进行这场网络讨论,开启“隔海对话”专栏的初衷所在。

我的孩子,现在也在国外上大学,发展态势还不错。但是,那些不堪回首的岁月,想起来都后怕。你所不知道的是,他小人家可不比你的女儿。小学二年级开始,就已经跟不上节奏了。到了五年级,已经稳居班级末位。到了初二,居然升级到全年级倒数第一。靠天靠地都没用的时候,我只有赤膊上阵。让他小人家成为我私塾里唯一的弟子,整整四年啊!

正因如此,我特别能够理解现今一些“差生父母”,理解他们的纠结甚至绝望。我的老友张文质有云,“孩子是父母毕生的事业。”我要说的是,“孩子是父母分分钟的心情。”在中国,如果你孩子“学习不好”,那么,整个家庭的生活质量便大打折扣,甚至,会堕入绝望的冰窖。尽管,我深知,所谓“学习不好”,无非是考试成绩差点儿,它并不能代表孩子的品行、气质、趣味和潜能。但是,孩子们的世界和未来,就在被那样一些个垃圾标准把持着,你从还是不从?

1978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普利高津先生的耗散结构理论告诉我们:一个体系,只有是开放的,才可能是鲜活的,才可能是有生命力的。在我看来,你和你女儿的教育范例,对最广大中国父母来说,不啻于一个“天外飞仙”。了解并谙熟你们的故事,以及,故事背后的社会、文化、价值、心理渊源,对中国父母树立正确的合乎“普世价值”的教育观、家庭观,矫正并修订自己的家庭观念和教育观念,一定会具有价值和意义的。

正如你在来信中所言,“过去二十几年,我花了大量时间研究和实践家教,现正想把体会整理一下,以惠后人。”是的,人类文明的传承,就是这样一个集腋成裘、汇川成海的过程。同为中国人,虽说你身在美国,但能够如此寄情祖国的万千家庭,牵心这些家庭里的孩子和他们的父母,在打理自己的公司之余,抽出时间参与这场“隔海对话”,令我感慨嘘唏啊!

你来信中提及你女儿创建俱乐部、朋友孩子成立游戏小组的事情。事实证明,效果甚佳。但是,就中国父母而言,这种行为模式,非但难以善终,简直很难启动。为什么呢?杜威说过,“学校即社会。”中国学校,还是知识主导而非经验主导,还是老师说了算而非学生自组织。这种背景下,孩子的父母如果没有雄厚且深刻的思想背景,是很难下决心移植那一切的。再说,就算某一对父母想清楚了,但是,我很难想象他们能够找到持续坚持下去的伙伴家庭。

又是你说对了,“很多的中国父母都有思想上的一道暗障,把培养领导力、创造力与孩子的学习成绩对立了起来。我们正是要为大家打破这道思想暗障。”你已经意识到了中国父母们的“思想暗障”,我想,我们做对话的初衷和终极价值,大约也就是帮助他们,想方设法打破这些形形色色的暗障吧。如何让他们意识到“领导力、创造力”与所谓“学习成绩”非但不对立不你死我活,反而相辅相成相得益彰?是一个多么宏大的课题啊!

如果,我们的对话能够触发他们内心的隐痛,引发他们些许的启迪,使他们产生尝试的意愿,从而启动改变现状的第一道程序,我想,已经足够我们欣慰的了。当然,我们也期待着,所有的读者,都成为“隔海对话”的参与者与生成者,希望能够收到即时且真实的反馈,从而,将这场对话,变成尽可能多人参与的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公共论坛活动。

就此,以回复小武文字。亦作为,子虚与小武“隔海对话”的第一篇。

谢谢!

             子虚2012年2月3日上午于广州北郊,细雨濛濛后。

【隔海对话之二:河翁篇】 孩子是父母生命的延续

子虚:

你好!

读你大文“孩子是父母分分钟的心情”,好才情,好笔墨。

记得当年,评《水浒》批宋江。读了《水浒》,实在是评批不下去。男儿在世,有那么一股豪气,足矣。

近日有幸拜读子虚大文,如同镜中窥见自己的影子。 对你家教说法,真是字字共鸣,句句如同心声。

受子虚之邀,加盟“新父母论语”也就义无反顾了。 本想再续秘诀,今读子虚大文“孩子是父母分分钟的心情”,触动二十年育儿肝肠,先和子虚一曲。

如子虚公子,我两小女幼时也是坐云间飞车。我们更是看得惊心动魄。虽然没有倒数第一,也是反过来数比顺着数方便。尽管没有赤膊上阵,也少不了坐镇指挥。稀哩哗拉,就把她们赶进了哈佛。

“应试教育”就像鸡筋,食之无味,弃之不甘。社会素质不够,如废之,则平民百姓子弟,永无翻身之望;如留之,则是今日学子们个个成了应付考试的书奴。

素质教育也高唱了二十多年了,那些专家们唱的摇头摆尾,肥头大耳;社会百姓视之如土,当作笑料。

记得去年回乡,与家父谈起想搞教育的想法。尽管他当了三四十年的教书匠,一听我言,则怒气难平,双方争论一周有余,也无定论。于是我上街找了家打印店,打了一份书稿让他看。 别看他八十有余,读起书稿爱不释手,当然也少不了爱子之情。居然三日之内把书读完。恍然大悟道,这才是素质教育!

“我们是如何把二个女儿送进哈佛的?”就是此书的一个缩影。

去年我回国对教育第一线的中、小学情况作了一次考察,与很多的教师谈了谈素质教育,结果比较失望。大多的教师,毫不关心,只把它当作口号。关心的教师,则把它简单地把它理解成少做作业多玩玩。我想要让素质教育真的生根发芽,首先要来点实惠的,让大家可以切身感到它带来的好处。所以我会尽可能地把我们的经验通俗化,平民化,简易化,在我们的“隔海对话”细述出来,使得它有真正社会实用价值。

就此收笔,下次再谈秘诀。

             珍珠河翁

                    2012-2-3

【隔海对话之三:河翁篇】 用团队精神建设家庭

最近,在网上读报导上海女中学生集体援交;安徽17岁小伙子为买苹果iPad2而卖肾;90后女生微博上留照片留电话,愿以初夜换iPhone4;广州16岁少女为买iPad2,辱骂并暴打妈妈,被妈妈失手闷死;还有留学生在机场刺伤母亲因为不能及时收到汇款; 等等令人匪夷所思的社会现象。 不禁问个为什么?是什么地方错了?

有意思的是,我们最近也遇一件令我们感到惊讶的事,就是我们在网上发了一个帖子,题目叫“我们是如何把两个女儿送进哈佛的?”这个帖子是谈我们如何教育孩子,利用孩子的创造力和领导能力,激发孩子的积极性,并鼓励孩子参与社会活动,通过全面发展从而充分发挥她们的特长。 它是一个少有的真正素质教育成功的案例。这个帖子发布后,在网上广泛传播,众多网站对这文章作了首页推荐,其中包括新华网、金羊网、光明网、解放牛网,等等。

我们追踪调查不同论坛的反应,结果大大出乎我们意料之外,反映最负面的是最需要学习怎样培育孩子的亲子论坛,最受欢迎的反而是茶馆论坛。为了解答为什么,我仔仔细细地研读了几个亲子和茶馆论坛的帖子,终于明白了。在茶馆论坛,大家上了点年纪,经历丰富,理性强,关心社会,关心人群。而在亲子论坛里面大多是谈如何地呵护宝贝,人人攀比自己的宝贝是如何地了得,怎么努力或一掷千金地让小宝贝们开心,就是缺乏一个理性, 也真是无知。 两代人的思维差别对一件事物的反应由此可见一斑。想想也是,这些年轻的妈妈,不正是当年的小公主们吗?这些年轻的爸爸,不正是当年的小皇帝们吗?他们成长的环境就是唯我独尊,没有群体,不涉足社会,现在他们带孩子,也就照葫芦画瓢。这样一代代传下去,在孩子的心目中只有予取予求,没有自力更生,没有他人,在他们的能力所获取的不能满足他们的欲望时,出现此文开头令人不可思议的社会现象也就不以为怪了。

我不怀疑这些年轻父母对孩子的爱,这种爱无疑是伟大的。可是人类相对有其它动物的区别并不是一个爱字,而是人类的理性和知识的积累和传承。如果我们的年轻父母把自己的唯我独尊再传给下一代,一但这类现象形成一种社会新潮,这个社会的发展也就真的是令人担忧了。

那么,年轻的父母们能怎么提高他们的育儿效果呢,我认为年轻父母们在以爱抚育孩子的同时,还要建设孩子们的心灵。让理性和知识使父母的爱得到更完美发挥。

这里我介绍我们借用西方文化精华中的团队精神来建设家庭的一些经验。它虽然不是家庭建设的全部,但却可以发挥巨大的作用。谈到团队精神,中国人往往把它看成洋人的专利。其实不是这样,一旦我们把西方的团队精神与中国人重视的家庭观念相结合,它就不再是遥不可及的理念、空洞的口号。而是人人可行,行之有效的一把家庭教育利器。

学习团队精神,我们从家庭做起。 在孩子小时,我们和孩子一起玩,做项目。有困难了,大家一起讨论,问题解决了,一起击掌高呼“Team Work ”(团队)。明明一些问题,我们可以轻易自己解决,也让孩子参与,培养孩子的团队意识。 久而久之,家庭也就成了孩子心目中的一支团队。孩子成了团队的一员,而不是家中的小皇帝或小公主。

团队精神,使得孩子们办事时为自己着想的同时,也关心他人。在两姐妹的成长过程中,她们不止一次地为了团队的利益,牺牲自己的利益。像姐姐为了妹妹安全上垒放弃进军全国化学决赛机会,妹妹为与姐姐同进退,不当校刊主篇。

家庭团队的建立, 使得我们在孩子长大一些后能做到谁有困难,有需要的时候,大家可以一起讨论探索,可以凝聚全家每一个人的智慧和特长于一人身上,去出击、去竞争。 想想看,一个人凝聚几个人的力量去出击,他成功的机率是一人单打独斗的几倍?

在我们与很多的家长的接触中,有些家长对他们的十几岁孩子表现出那么的无力和无奈。尽管他们有知识,有能力在孩子需要时可以帮孩子一把。可是孩子总是以个人隐私为由拒他们于千里之外。有的母亲只能在孩子不在时偷偷地看看孩子的大学申请表格和文章,悄悄地咨询,再委婉建议。换来的还是恶言相向,那慈母的苦恼真的令人心碎。

可是回头想想,如果父母能早早地建立孩子的团队观念,建设孩子的心灵,把家庭建立成一个相互关心,相互支持的团队,让孩子在逆反阶段之前就体认到团队的力量,树立团队的精神。又会是怎样呢?

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人帮。团队精神不是遥不可及的理念,它不抽象。它存在于我们每个人,每一天的生活中。它像一匹无形的千里马,就看我们是不是识马的伯乐。

                     2012-2-7

【隔海对话之二:子虚篇】家庭教育:饭桌上的话题

小武:

你好!

清晨起来,落座电脑前,开始写这封回信。很高兴,小武在大洋彼岸,也注意到了中国教育,注意到了中国教育相关“素质教育“的讨论。

几年来,就中国教育,我写过不少文字。提及最多的概念之一,就有逻辑。我曾经慨叹道,“中国没有亚里士多德!”为什么呢?因为,这些年来,中国人比较热衷于得瑟新概念,但是,中国自古以来的习惯却是,从不在界定概念上下功夫。

譬如“发展”这个概念,用得够多了。所谓“发展就是硬道理”,喊声震天。问题是,究竟什么是发展,却从来很少有人界定。于是乎,盖高楼,大拆迁,污染环境,涸泽而渔,这些,都成了发展。在一些专家眼里,连“低人权”都成了“优势”,都成了“发展”的标志。真是岂有此理!

上海的吕型伟老先生有句话说得好:“发展是硬道理,硬道理也得讲道理呀!”在我看来,既然是道理,就没有软硬之分。道理是一个系统,让其各归其位才对。譬如,在一个家庭里,孩子是重要的。但这并不意味着,父母以及他们的关系就不重要,抑或次重要。要知道,只有丈夫和妻子都是身心健康的,加之他们的关系是健康而有活力的,在这样的背景和氛围之下,孩子的健康成长才是有保障的。

关于“素质教育”,我内心中对这个概念一直持保留态度。因为,它其实不算是一个成熟的教育概念。一次会议上,聆听到吕型伟先生的一段话。他说,“小偷偷东西要不要素质呢?要。一些偷盗团伙训练小偷的时候,很是刻苦严格。刀片划过,你浑然无觉,钱包追早就落入了小偷手中。这是多高的素质呀!”

吕型伟先生的意思是,“素质”不过一个中性词,无从界定教育的性质,更无从界定教育的价值取向。医学院的学生学习训练五年,学会给病人做手术,这需要素质。小偷团伙训练盗窃术,也属素质。但这两种“素质”的用场和价值取向,却有着天壤之别。于是,我想,在探讨有关“素质教育”的命题之前,大约先得给“素质”给予界定才好。

作为一个教育从业者,我对这个问题的结论是,中国教育,应该以“培养面向世界的现代公民”作为自己的行业诉求。诠释为:通过教育,让中国孩子具面向世界与未来的知能水平、价值取向和人格追求,形成既符合社会发展趋势、又符合人自身发展需求的发展能力。在这里,“世界视野”和“现代意识”是其核心价值诉求。结合家庭教育,略作展开。

一个家庭的饭桌上会有什么样的话题呢?我想,这是有关家庭教育的最重要节点之一。人类生活不同于动物,标志之一在于,吃饭不仅是吃饭,还成为一种情感、文化和价值的交汇。因为,人不是只填饱肚子就OK的。再说,真正的家庭教育,绝对拒绝俨然。总会在这样一种常态生活细节中,自然濡染,润物无声。

爸爸的话题:嗨,今天微博消息,英国哈里王子获得阿帕奇直升机驾驶资格,且希望返回阿富汗服役。妈妈的话题:叙利亚的孩子们好可怜哦!孩子的话题:眼镜发明之前,眼镜蛇叫什么名字呢?假如出现这样三个话题,我觉着,都很靠谱。

第一个,是关于民主社会的一个小小的脚注,哈里虽是王子,对国家和世界的义务,与庶民并无二致。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每一个国家都存在拥有特权的官二代、富二代。要知道,阿帕奇直升机的驾驶证,可不是每一个军人都拿得到的,内中的努力与刻苦,大概只有哈里王子自己才知道。

第二个,属近日国际热点。众所周知,叙利亚世袭总统巴沙尔动用重武器疯狂袭击和平示威的民众,死伤者已达数千人,其中包括妇女儿童。培养孩子的同情心,不止在小狗小猫身上,它本来就是遥远的小朋友的家庭与生命紧紧联系在一起的。当然,我们的同情,或许改变不了世界大局,但是,培养有同情心的孩子,却和世界未来的样子息息相关。

第三个,似乎语言学,其实很哲学很思辨。这个世界,先有动物的还是先有人类的?都知道。先有蛇还是先有人?蛇。先有眼睛还是先有眼睛?眼睛。那么,眼镜被发明之前,有眼镜蛇么?当然。那么,当时的眼镜蛇叫眼镜蛇么?当然不。这些名字是谁命名的?人。世界上别的动物会给事物命名么?目前所知,不会。这种玩法对孩子有价值么?我不说。

我历来认为,家庭不是用来教育的。起码,不是用来进行功课教育的。泛教育意义上,人生的每一个细节中,均蕴含着丰富的教育契机。最重要的,是父母要具备一双发现契机的慧眼,要具备一副提供契机的大脑。教育,无非一种交流。其中所传递的,无非信息。传递什么信息,怎么传递?这才是最重要的。

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在于:父母的教育资格,并不自然跟从孩子的诞生自然而来。要取得真正的教育资格,首先要让自己成为孩子的资源。这里,便存在着一个父母们的“自我学习、自我提升”的概念。在家庭领域谈传说中的“素质教育”,我只想说一句话——提升父母自身的素质,才可取得奢谈孩子素质。否则,一切均无从谈起。

大处着眼,小处着手。小小饭桌,无限乾坤。小武先生以为然否?

                2012-2-9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