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中的哲学教育——家庭教育实录(一)

旅行中的哲学教育——家庭教育实录(一)

  我们到达尼泊尔的第三天,住在奇达旺索哈拉村的一个度假村。酒店周围是塔鲁族的自然村落,再往西,就是奇达旺国家公园。夜幕落下来时,雾气渐渐弥漫,仿佛可以闻到远处野生动物的气息。晚饭后是无法外出的,我和孩子们坐在幽静的庭院里,我觉得正好可以给他们讲讲这次尼泊尔心灵之旅游玩之外的事。

  我说:“你们知道如来佛吗?”我象往常一样,用一些问题引入话题。

  “当然知道。灵隐寺里不是有他的塑像吗?”

  “知道他的名字吗?”

  “不知道。”

  “他叫乔达摩•悉达多,尊称释迦牟尼,即释迦族的圣者。”我说,“2600年前,他就出生在离我们现在这个地方不到100公里的地方。”

  “哦,我知道,蓝毗尼!”

  “是的。后人称他为佛陀。你们知道佛陀是什么意思吗?还有,为什么世界上有这么多人相信他,追随他。”

  “你说说。”他们开始有了兴趣。

  “佛陀,就是觉悟者的意思。觉悟什么呢?就是觉察了世界的真相!传说他坐在菩提树下苦思了七七四十九天,最后想明白自己是谁,人活在世上有什么意义。这些道理嘛以后再跟你们说,我想说的是,你们现在就可以试一试冥想。要不要试试?”

  “好啊。”他们说。

  “那么,请你们各自坐到对面那两棵树下的吊床里做最简单的冥想:就是闭上眼睛,什么也不想。二十分钟,到时间我叫你们。记得哦,争取做到什么都不想。”

  他们起身去做冥想练习。庭院里很暗,隐约可看到他们端坐的样子。而我也开始思考,我该如何展开我的话题呢?

  去年暑假,我给儿子制订了一个“五年思想成长计划”。计划包括三个部分:一,要研究的人。历史名人部分有:孔子、老子、释迦牟尼、耶稣、毛泽东、蒋介石、曾国藩、王阳明、王安石、胡适、爱因斯坦、海明威、萨特。二,要体验的城市和风景。名单有:上海、北京、杭州、香港、巴黎、纽约、黄山、丽江、阳朔、拉萨、博卡拉。三,要思考的名词。当时列了38个名词:存在、生命、鬼神、天道、命运、出世、利他、不朽、死亡;社会、国家、家庭、自我、平等、自由、教养、法律、道德、宗教、信仰、战争、公平;知识、读书、财富、金钱、情感、婚姻、职业、事业、爱好;勇敢、成功、尊重、真实、幸福、美丽、自信。这四组名词来自张中行先生的《顺生论》及法国的一本儿童哲学书——《写给孩子们的哲学启蒙书》。这次来尼泊尔,就是要完成旅行计划中的一个站点:博卡拉。

  借用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在《佛教的见地与修道》里所说的,人生教育之目的就是获得正确的见地(如何看这个世界),并以此修道(如何去实践)。本着“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加哲学思考的“知行合一”教学思路,我计划花五年时间(正好到高二),与孩子一起学习,一起旅游,最后让孩子建立起一个基本完整的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可计划一开始就出现困难。原来打算利用暑假时间把名人研究中的孔子部分完成,但找不到合适的传记。买了四种,自己浏览一下,发现都不合适初一孩子阅读。其次,孩子们对直接阅读《论语》有抵触(即使我选了南怀瑾先生的《论语别裁》)。后来决定改为阅读中国历史,从易读性考虑,我选了柏杨的《中国人史纲》。之后到上学期,继续安排他们读西方史。还是从易读性出发,我为他们选了房龙的《人类的故事》和乔斯坦•贾德的《索菲的世界》。目前看来,这几本书的阅读有一定的效果。如果没有一定的历史知识积累,很难跟他们探讨哲学名词,和做本原性问题的思考。现在,讨论某些抽象概念时,我可以拿相应的历史事件作附加说明,虽然他们不是记得很清楚,但还是可以做为谈资的。计划最困难是第三部分。我原先的意图是从这些名词的阐释出发,启发他们尝试做一些本原问题的思考。可当我试讲时,发现单讲这些名词比较枯燥,而且主题不明显,难以形成系统性思考。因为我不能照搬《顺生论》等书上的解释,而自己展开论述对于我实在是一个挑战。直到这次出行,我才找到解决办法。我决定先帮他们建立基本的“见地”和思考方法,而这些名词可以等学习的后一阶段,拿来作为思想深度的测试。

  我回想起去年有一次在北京跟一位国内青少年科技创新教育专家交流家庭教育这个话题时,我们一致认为,应当尽早帮助孩子养成系统性思维习惯。如何看世界?如何确立与世界的关系?等等,不要认为这些是成人的思考范畴,怕孩子们接受不了。也许他们难以想得很深,但有了思考动力和大致框架,他们会自行发现世界的真理!

  所以,我决定这次旅行中先给他们讲两个主题:一,自我的觉醒;二,如何看待自己与世界的关系。

  冥想时是不知道时间如何流逝的。二十分钟过去了,我把他们叫回来。

  “怎么样?”我问道。

  “开始很静,后来听到许多声音。”其中一个争着说。

  “能做到什么都不想吗?”

  “很难啊。总要想点什么。后来脸上有小虫子。”

  “哈哈。”我说,“真正的冥想状态没有经过训练是达不到的。你们能这样做,已经很不错了。我要你们做冥想,其实是想告诉你,只有静下心来,才能‘看到’自己。长这么大,你们有没有认真想过,自己是谁?我从哪里来?”

  “《索菲的世界》里有讲到,但我没细想过。”他们倒很坦白。

  “我认为你们应该开始想这样的问题了。这个‘我’到底是谁?!只有‘发现’了‘我’,这个‘我’才算一个真正的人。动物是不能自觉的。比如我们下午骑的大象,它们不会想自己是谁,它们只靠动物的本能生存。要不,它会伸出鼻子向你要‘小费’。呵呵。”

  “哈哈哈。”孩子们大笑起来。

  “用哲学语言,这叫做‘自我’的觉醒。”我说,“如果连自己是谁都不去想,那么,你长大要做什么样的人,你如何与众不同,都无从开始。小孩子一般都是顺着大人的安排去做事,但成长过程中会慢慢地拥有自己的想法和做事方式。当你们开始思考自己是谁,明白自己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你们学习、生活、做事就会有更加明确、长远的目标。就象这次旅行,如果事先你们知道会发生这么多有趣的事,你们会提早做很多准备。搜地图,找资料,旅行之前,你们已经有明确的旅行目的,这样,你们可以获取更多的乐趣。是不是?”

  “是啊。如果知道可以看到孔雀,我可以带望远镜的。”

  “那么,下一次的旅行由你们发起,并安排活动日程,好不好?”

  “当然好喽。”虽然这么说,但看起来他们又兴奋,又有点心事。好像真要自主旅行,可心里没有把握。

  “所以,回到主题。” 最后我总结道,“你们不仅仅要发现自我,还要设法塑造一个完美的自我!一个好的自我,就象你为自己建造的一座漂亮的建筑物。坚固,外观又漂亮,还有许多出色的功能。比如你们都熟悉而且崇拜的乔布斯,他的自我简直是一座辉煌的宫殿,既有先进的科技架构,又有艺术气息。那么如何建造‘自我’宫殿呢?历史上可参照的伟大榜样可太多了。我给你们列的名人清单只是一个参考,你们先一个一个研究完再说。读他们的传记,了解他们的思想和事迹,你们会慢慢找到各自的理想参照物。”

  “哦。我明白一些了。人生理想,从自我觉醒开始。”

  其实,自我的觉醒是每一个人在成长的过程中都要经历的,我只是提醒他们尽早思考这个问题,早日发现自己的爱好和特长,并找到这个方向的人生偶像。人生的目标树立起来了,剩下要做的只需要信心和方法了!

  “说到冥想,对了,在尼泊尔,我们将有机会亲眼见到萨杜(Sadhu)!”夜空完全黑了,由于雾气,星星都藏起来了。我看看不早了,把话题转向第二个主题。
“什么是‘萨杜’?”

  “萨杜就是印度教里的苦行僧。据说他们能做很深的冥想,甚至可以做到在雪山上不吃不喝一个月。当然,同时什么也不想。”

  他们很惊奇有这样的人。但遗憾的是,直到结束旅程,除了在巴德岗遇见很多额头点红色斑记、衣裳褴褛的印度教徒,我们没有碰到传说中的萨杜。因为时间不够,我没有安排他们去蓝毗尼。更深层的原因是还没让他们接触佛教。在他们没有确立自我之前,就谈“无我”的境地,有些超前。后来在博卡拉徒步过程中,我又叫他们面对雪山进行冥想。至于是不是按我所说,冥想中与近在咫尺的鱼尾峰融为一体,我就不得而知了。

  “冥想,靠乞食生存,对萨杜来说,是他们生活的全部。”我接着说,“这里的人们尊敬这些修行者。假使在我们中国,可能很多人会把他们视为乞丐或懒汉。为什么呢,原因在于不同地区的人对世界的看法其实非常不同。这个话题等到博卡拉再跟你们讲。”

  我决定把第二个主题“看世界的三种角度”留到下一次谈话。

  因为停电,我们回到各自的房间,点起蜡烛。我回想一天来的经历。清晨乘独木舟,然后徒步穿越奇达旺国家森林公园,下午骑大象再次走过森林。与大自然如此接近,孩子们非常开心。但对于我来说,最开心的是终于找到一个恰当的时机,跟孩子们开始了有关自我话题的对话。我不知道他们到底领悟了多少,但至少有那么多的问题和好奇心,已经让人欣慰。

  在索哈拉村,我们还充分感受到了当地塔鲁族人的淳朴。随处可见的笑脸,和鱼尾峰一样,是尼泊尔的标志。虽然生活水准普遍较低,可按旅游手册的介绍,据说当地人们的幸福指数非常高。我们在村里行走时,总有几只狗跟随,直到我们走入村外的林地,或回宾馆。这让孩子们很开心。融入自然,把心情放松,本是最好的“无我”状态之一,但这个晚上我给他们讲的却是如何发现自我,这算是一点点的遗憾吧。等他们再长大一些,我一定要他们自己去一趟蓝毗尼,象乔布斯年轻的时候去印度朝圣那样,去探寻心中的圣地。

文章来源:

邝红军教育在线

http://www.eduzx.net/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