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学堂推荐:慕春之言(十二)

家庭学堂推荐:慕春之言(十二)

黄慕春

一,当一个人被迫沉默的时候,就是对他力量最大也是最有说服力的考验,昆德拉经历了这种考验,索尔尼仁琴也经历了这种考验,他们终于向世人证明了自己的力量,并且给了其他与之经历相仿的人以希望,只要有一个例外,就有希望。何况,还是两个,还有那即将冒出头的千千万万个——希望。

二,我很早就发觉,要想生活得好,生活得人模狗样,是很容易的事情,只要你够皮厚来表现你对贪欲的腼腆像个节目主持,你伪装你的桀骜,变得如绵羊般谦恭,水蛇般柔滑,还有乌龟般的封闭,懂得缩头;你收拾起你的抱负就像抛弃掉你的行囊,因为你拒绝流浪,从而显得与世无争而随大流;你嘲弄那些不通世故的人,用你的生存智慧,还有你现时的成功。。。。。。当这一切统统成为现实时,也就是像松下幸之助蹬着自行车而在人生宽阔大马路上洋洋得意时,把节俭奉为美德乡愿当成谦和的你,还是你吗?连你自己也很怀疑;其实你,就是你,怀疑不过是一种理想化的拔高,实际上你根本不需要长大,所谓“成长”这词对于你是陌生的,而且不适宜,你一生下来,就已臻成长的极致,你是一落地就不会呱呱乱啼的小老头,你具有女人那么灵敏的触觉器官还有阉人般地完全不为。。。激昂。。。所动,你是从来不信有彼岸世界的基督教士与永远拒斥四大皆空的佛教信徒,所以你只在今生做出选择并为你下半辈子的未来——那是伸手可及的——负责,你天生就对任何不利于你的“健康”的东西——比如直率,勇毅、冲动、坚持还有审美感与距离观等具有免疫力,而这只是因为你对一切导引你进入崇高的东西缺乏消化的意向并葆有排泄的本能。

三,当历史向我们证明一切事物真正价值的时候,正是它无需补偿的时刻已然到来,因为已经来不急了,已经没有了意义,除了无聊的警示与过期的忏悔,当然,这也是值得纪念的好题目,因为一切都已盖棺论定,也就是一切都已烟消云散。就这样,历史兜着一个又一个圈子,就像狗围绕自己的尾巴打着转转,以开玩笑的心态掀起一股恶作剧的飓风,将一代又一代的人裹挟,很少有人不会晕头转向,除了那些最后的胜利者,也就是饱尝失败苦果最厉害的人,只有他们,才敢向不公正的历史宣战,从而证明历史的不公正——是由来已久的,所以我们无需诧异。

四,真正伟大的作家,必须是一位独到的哲学家。我曾天真以为这是我的独得之秘,结果萨特早说过了,不过这一点也不会让我沮丧,能追随伟人的脚步,是我这样渺小的人的荣幸,它让我充满了自大的底气。

五,每当有人——特别是某些事后曹操的名人忏悔的时候,我就在内心迸出响彻云霄的大笑。我承认,这里面有很强烈的轻蔑味道,那么一个声称他在忏悔的人是想证明什么呢?在一个需要当机立断的时刻,他选择了退缩,严格来说,是他身体里卑贱的本能选择了退缩。所以,一个事后再来忏悔的人,是更加的虚伪,更加的“不可理喻”,因为他妄图与自己的本能斗争,妄图让自己卑贱的本能上升到某种理智的高度。他想“做”一个“好人”,他想造成一种错觉:我并非不能当机立断,我只是受到了蒙蔽,如果我能再看清楚一点,相信我能做出更好的选择。

但是,我们知道,本能从来都不会被蒙蔽,恰恰相反,本能从来能够蒙蔽一切。

六,在现代社会生存,是很有趣的,既需要你去“跋涉”,也能从这种跋涉中考测你的力量。在这里我可以列出一长串的名单:梵高、贝多芬、尼采、加缪、萨特、安德莱夫、爱伦坡、菲茨杰拉德、纳博科夫、芥川龙之介、废名、梁遇春、傅雷。。。。。。虽然他们乍一看来,有的跋涉得很轻松,有的跋涉得很沉重。但还是跋涉,他们实际上就是现代社会的堂吉柯德,理想色彩过浓,而只因现实感觉强烈。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