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学堂推荐:慕春之言(十)

家庭学堂推荐:慕春之言(十)

黄慕春

一,于丹也好,文怀沙也好,余秋雨也好,正说明我们这个社会是需要三块“遮羞布”的,来掩饰自身的无知与寡陋。

二,真正美好的东西,总是需要时间来见证;但是真正美好的人呢?虽然他们也可以等,但与时间赛跑,多少是一桩有点费力的事,按照主体客体相互依存的原则,我们也可谓时间的的创造者,但同时我们也要受制于时间,还好,我们有这些话来自我解嘲。“时间证明一切”,或者“千年即是一瞬。”

三,有时候我们爱慕一位异性,总希望对他(她)有更深的了解,无论是对其精神或者肉体,了解以后呢?有时我们宁愿忽略他们的“精神”,而只重视他们的“肉体”,最后甚至发展到这样的地步:我们对容易撩起我们本能的肉欲也厌倦起来了?接着,有胆识的,重新出发,去寻觅“真爱”;没胆识的,背着偷情,去置换“感觉”,然后都会“若有所思”地吁出一口长气,只为重复那千百年来不变的真理:丘比特的神箭,是盲目的。是的,对于本来盲目的人而言,这更是一句不折不扣的真理。

四,在叔本华的眼中,对于作家,至少有三种分类方式:一,写作时都没有思考,二,写作时再来思考,三,写作前已经思考。第一种作家,根本缺乏独立思考的能力,他的一切著作,都可以美其名曰为“借鉴”,第二种作家,有独立思考的愿望,而缺乏这方面的能力——先天的能力,他需要某些人的思想来带动,这就像尼采所谓书斋式的作家,或者,“思想家”,“一放下手中的书本,他们一刻也不能思想,”,这是因为被“别人的马狂奔到践踏了自己思想的园地”,头脑变得紊乱了;第三种作家,就像“蚕”,始终吐出的,是自己的“丝”,他们的作品,是真正意义上的创作,他们其实也要借鉴,但借鉴的,是别人——那些真正能思想的人——如何进行思想的方法,是一种思维的训练,这是任何一位天纵之才都无法逾越的必经之路,而由此发出的观点,也是他们自己心血的结晶,因为,假如不是用来表述的话,作为一个真正有独创性的作家,深深知道,观点是不需要重复的,除非,是为了启蒙,而不是为了创作。

五,从这次易中天的几回道貌岸然的道德讲演上,我们又一次地看到了道德对于真正的文化,对于真实人格之辨析,是那样的无力,因为它什么也说明不了,只在于己有利的一方兜圈子;是那样的中气十足,因为他至少保证了像易中天这样的道德家们的——合法权益。

六,在我们这个时代,要证明自己的伟大有一个捷径:不要拿自己与伟大的人相比较,而拿自己与渺小的人相比较,这样,就很容易彰显出自己的真正实力。

七,在当今社会,起码有两种相对立的“新锐”思潮,一种,是所谓的文化保守主义,以徐某某这样的青年人为代表;一种,是所谓的文化自由主义,以余某某这样的青年人为代表,但是在我看来,这种对立并非那么绝对,一手拿着《楚辞》来“路漫漫其修远兮”也好,一手捧着《独立宣言》来“天赋人权”也罢,只要他们理想中的最终效果,是为了实实在在的人民,而不是抽象虚幻的国家,乃至上升到宇宙全体的大同,这种表面的分别,只有“学术上”的小区别,而无法掩盖他们“实质上”的不谋而“合”。

八,没有用血泪来浇灌的理想之花,怎能期待长久地绽放?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