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在家上学”现状

中国的“在家上学”现状

  现代私塾的学费从最初免费涨到现在一年5万元,地址也从一间大单元房,搬到了一栋别墅中。

 最终,陈阵要给像儿子一样的那些不适于“普通学校”的孩子,创造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学堂。

  “在家上学”不是一个新鲜事物了,一些有着“在家上学”概念的私塾、学堂、学校,也渐渐为人熟知。这其中,既有“老牌”的日日新学堂、现代私塾,也有今年刚正式开始“招生”的苍山学堂。 有成功的案例,如童话大王郑渊洁。尽管大多数家长还是宁愿“因循守旧”,但社会对在家上学的热议,正是家长及专家们对孩子“早教”的积极探索。孰优孰劣,暂不可匆忙定论。

   袁鸿林是北京大学硕士、南开大学博士生肄业;陈阵曾从事媒体工作,做过网站——前者为了女儿,后者为了儿子,“逃离”了幼儿园和小学,自己开创了私塾学堂。不同的是,袁鸿林的现代私塾到今天已经开了将近十年,“全凭认同我的家长口口相传”,他倡导超前教育,认为现代私塾应该成为主流学校体制的补充。陈阵的苍山学堂今年9月才公开招生,倡导自由学习模式,却旗帜鲜明地表示,“我们拒绝将来参加高考的孩子来此”,学堂所做的就是要让孩子们享受快乐自由的学习和生活。

   抛弃大纲自编“有用的教材”

   女儿袁小逸是袁鸿林的第一个学生,也是现代私塾里最成功的一个学生。2003年,因不适应幼儿园环境,袁鸿林把3岁的女儿带回浙江海盐老家开展“私塾”教育。“老师的训斥让她紧张,哪怕是训别人她也感到害怕。”袁鸿林辞掉了工作,专心在家教育女儿。

   类似的是,陈阵的儿子8岁时,写作业的间隙突然对妈妈说:“我真想从楼上(18楼)跳下去。”沉重的课业、老师的批评,怎能让儿子开心,夫妻俩干脆让儿子从“体制内”的小学退学。此后,孩子从北京一家国学私塾,又转入一所美国小学,结果都不太理想。陈阵动起自己办学、让孩子在家上学的念头。“我走过许多宜居城市,最后还是选择云南大理的桃溪谷这个洱海旁的世外桃源。”陈阵很喜欢英国夏山学校的教学模式,正如夏山学校的缔造者尼尔所说的“不干涉孩子才是最好的学校管理”,学堂设置的一系列课程,前提都是“孩子可以自己选择上或者不上”。

   子不学父之过,为子女能更好地学,两位父亲可谓煞费苦心。袁鸿林的教学面向所有12岁以下的孩子:“刚生下来的小孩给我,我也可以教。” 袁鸿林将教学方案以女儿的名字命名,“‘袁小逸模式’就是‘让孩子高效而快乐地学习’。”私塾上课从早上8点一直到晚上8点半,中午会安排午睡时间。9岁以下的孩子是没有作业的,但4岁起,就要开始学习国学经典、《新概念英语》1-2册。私塾是24小时全寄宿式,而且没有寒暑假。低龄孩子一两个月至少要跟家长见一面。袁鸿林表示,会给低龄孩子一对一配保姆,还赠送第一年的保险。课本引用国内外经典的书籍。如语文就采用《古文观止》,英语则使用《新概念英语》。文科都由袁鸿林亲自教授,数理化则专门请了老师,袁小逸也会偶尔“客串”教学。

  这点颇与陈阵相似,但陈阵的主张显得更加“放开”——苍山学堂公布了一张课程表,每天8点起,晨走半小时。早餐后阅读半小时,自我调节半小时,上午一般安排两节课,午休后一般只有一节课,每天晚间都安排不同的活动,有读书会、舞会以及观影、戏剧表演等。在具体课程安排上,有科学、数学、英语、音乐、手工等。“最受学生欢迎的是英语课和武术课。”陈阵说,孩子们可自选课程,不喜欢的可以不上;教材都是老师自己编写;学习的地点也没有限制,比如自己在菜园种植、去茶园采茶;甚至和老师“协商自制”订下各种学校的规矩。

   袁鸿林还开始了网络课程,在淘宝网上建立了以“袁小逸模式”为名的店铺,里面有教程、教材和网络教学视频。“我的学生遍布全国,连澳大利亚都有。”

   “给孩子充分的自由。正如学堂的英语和西班牙语老师用中文告诉孩子的那样,自由就是没有父母(管),没有女朋友(管),有钱(指100元左右),没(固定)工作。”陈阵表示,希望这种宽松的学习方式和氛围,激发这些厌学的孩子的自我学习能力和创造力,“这是我的教育探索。”

   寻找“最理想”的学习方式

   “学堂是在今年9月正式开始招生的,之前,我们举办了多次‘童年乐桃桃’的体验活动。”陈阵说,目前正式在读的,包括自己的孩子在内共有7个孩子,来自成都、淄博、厦门等地,年龄在11岁到14岁之间。

   “来学堂的,不是那种不爱学习被家长强制送来的‘问题儿童’。”陈阵举例,成都的明明,今年12岁,是一个电脑神童。明明的父亲告诉记者,孩子在课上有时会做一些“引申”式的提问,这常被老师认为影响了上课进度,影响了教学,“常把我叫到学校,孩子也觉得有些不适应,我们就没让他再去了。”后来,从网上看到苍山学堂的介绍,父子俩就来到大理。陈阵介绍,按照英语水平“分班”,明明作为最高水平,现在“在阳光下享受老师一对一的教课”。孩子毕业后要参加工作,一些纸质学历证明似乎是必不可少的。“作为家长,您是否考虑到这些问题?”明明的父亲自信满满:“这个社会现在其实已经可以接受有能力的人。”

   袁小逸也没让父亲失望。她在5岁时,就能流利朗读《新日本语基础教程》《新概念英语》。2008年9月,袁小逸进入嘉兴清河中学初二年级“体验”校园生活,结果“很不适应”。“下课铃响了,老师仍滔滔不绝地讲着。我很不理解班里同学考试作弊、抄作业。海量的作业把人变成了机器。”期末考试时,袁小逸语文考了73分、英语89分、数学62分,在全班50人中列43名。袁鸿林拿出《新概念英语2》,随手翻出一篇让小逸念,当场让她做后面的阅读理解,12道题全对。考试过后,袁小逸结束了校园生活体验,她认为,“学习应当和游戏一样轻松。”她每天早上7点到9点起床,看一小时书,不想看了,就出去和小朋友打羽毛球、踢足球。之后,袁小逸又参加了一次中考,成绩中等,袁鸿林认为,女儿已基本具备应试的能力。如今,12岁的袁小逸正在大学里旁听各专业课程,她对专业没有概念,而要接受高等教育,不管是出国还是在国内继续深造,都要选一个发展方向,这需要在广泛的旁听中努力寻找。

   尚在“实验”中的现实

   袁鸿林觉得自己办私塾并非要挑战学校教育:“现代私塾教育灵活、多样,特别是个性化超前教育的优势,可作为主流教育体制的有益补充。不同教育体制之间只要能平等对话、有效沟通,本可彼此双赢。”

  “在我这里接受过早教的孩子,有的到6岁转到小学学习,成绩都非常好,跳两到三级的也是有的。”袁鸿林认为,接受私塾教育的孩子更有潜力和灵活性,在体制教学中也会很出色。即便是去接受中考、高考,只要经过两个月到半年有针对性的集训也能够应对。袁鸿林说,私塾孩子尝试学校学习,迄今还在实验中。

   与之不同的是,陈阵所要表达的是,学堂当然也学习基础知识,是在“放任”中培养孩子自律。他强调,自己不会收那些将来要参加高考的孩子。不高考,那就回归现实社会生活。记者问:“那时,他们将何去何从?”陈阵答,他们可以选择出国继续学习或直接工作。出国学习需要提供一些学历证明,去工作亦如此。这又如何处理?陈阵的自信和明明的父亲颇为相近,他表示,去美国读书不需要那些(学历证明);即便直接工作,他的学生们大概也不会进“体制单位”,会根据自己的兴趣和爱好去工作。陈阵则坚持,他们(学生们)的热情和努力就可以帮他们通过所谓的面试。他表示,“我们也主要提供去美国继续就读的机会。”

   “是和美国的教育机构搭建了过渡的平台?”记者追问。陈阵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他说完全不会对孩子将来的出路担忧,但“别的路子暂时还没有探索”。据了解,苍山学堂的收费是每学年5万元。陈阵说,以后招的学生多了,有减低的余地。他同时也坦诚相告,目前就读的孩子,家庭条件都很不错。

   “名分”之外的困扰

   据了解,一般要达到至少有300个学生、6个班级这样的指标,才能被授予教育资质。陈阵坦言,虽然现在没有受到什么阻力,但是类似学堂这种私人办学的模式,的确不会得到体制内的“身份”。

   十年私塾,袁鸿林对现在的基础教育“大大怀疑”。袁鸿林并不认为女儿是天才,他曾以此方法训练过一批和小逸差不多大的孩子,结果,大部分孩子都达到了小逸的程度,有的甚至超过小逸,可是敢于把孩子送到私塾接受教育的家长少之又少。

   今年才刚刚“正式开课”的苍山学堂,在某些方面的确显得有些捉襟见肘。在师资方面,陈阵也表示,至少是不太全面——几位外教教授可以教授英语、西班牙语;一位德国大提琴手可以教音乐;一位很受欢迎的武术老师,是太极拳的传人;自己也担当国学和历史的老师;但的确需要很多其他专业的老师。“我之前在网上征召志愿者来学堂当老师,我提供免费的食宿。但后来发现,不少志愿者拿这里当做了旅游的免费驿站,更何况他们的水平也是良莠不齐的。”再说成本。学堂租金每年是16万元,教师工资和生活费在30万元左右,杂项费用大概5万元——收支平衡都达不到。据了解,陈阵在北京的房子已经出租,在双廊新建的房子也成为一个客栈,这两笔收入已投入到苍山学堂中。最根本的是学生。按之前的计划,名额在15人,年龄锁定在6岁到12岁之间。“家长可陪读,可年龄太小的孩子实践的效果也不是太理想。”即便现在开学了,一些之前没有想到的问题也一一浮现,用陈阵的话来说,就是在探索中前进。

   记者再问:“不能在世外桃源生活一辈子,总有个‘毕业’的日期吧?”

   “18岁。”沉默一会儿,陈阵又补充道,“暂定。”

                      来源:天津网-数字报刊

阅读延伸

萨莉·夏曼:美国流行在家上学

http://www.rzcs.net/jx/3080.html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