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质:我只是一个努力做父亲的人

张文质:我只是一个努力做父亲的人

我在很多地方做家庭教育讲座,都被介绍成“一个成功的父亲”。

其实我自己并不敢把自己界定为“一个成功的父亲”,确切地说,我不知道成功的父亲意味着什么。但我可以非常自豪地说,我一直是一个很努力做父亲的人。

我还要说,一件需要“努力”的事,肯定是你所不擅长的,做得不够好的。所以,对于做父亲这件事,最初为人父的那些焦虑和慌乱,我是印象颇深刻的。

自从我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以后,我一直感到很沉重,我今天只要回想到我孩子小时候的某种模样、某些情景,仍然有种比较揪心的感觉。为人父母,甜蜜和负担总是并存的,而我发现很多准备做父母的年轻人,总是对后者,重视不够。

那么,我到底是怎么做父亲的呢?我会认为做父亲需从哪里做起呢?

一定从关注孩子身体的成长开始。

当我知道太太怀孕之后,除了刮风下雨之外,几乎每一个晚上我都会陪她在小区散步。那时候,我真的没有想象过将来这世界上的是男孩还是女孩。孩子生下来以后,尤其是前几个月,我几乎都是处在焦虑中——因为我听说第一个月有一些孩子大概长三斤左右。但是一个月后,我称了一下孩子,就长了一斤多,然后,和我孩子差不多前后生的孩子的父母告诉我,他家孩子一个月确实是至少要长三斤,最差也说长两斤——你的孩子怎么就长一斤多呢?坏了,这更加重了我们的焦虑——你看,这里就开始有“别人家的孩子”出现了,这是多么难以避免又有点可笑的事啊,但是一旦你真正成为一个孩子的最重要的守护者,你不自觉就会这样。

除了体重不如人家外,我还有另外一个焦虑,就是我孩子的睡眠时间,非常成问题。很多孩子都是吃了睡睡了吃,但是我的孩子非常奇怪,她就总是不睡,很容易受惊。我实在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是不是跟她当时在医院里面经历了什么有关系?因为她生下来那天福州正好刮台风,一个月连续刮了十几次台风,所家里面对她的看护太小心,蹑手蹑脚,尽量把声音排除在外。在一个在相对封闭的环境里成长,当后来遇到各种各样的声音,她就非常容易受惊。比如说在乡下那一个月里面,有时候连公鸡打鸣她也会受惊。

从我的角度来说,一方面很心疼,一方面又感到无助。后来我是怎么改善孩子这个受惊状况的呢?大概是过了几个月之后,我到我的好朋友家里——福建师大中文系的余岱宗教授家里。他当时还是一个中学老师。我到他家里玩,他的父亲爱好古典音乐。我说起孩子的事情时,老人家提了一个建议,说你可以在孩子睡觉的时候放古典音乐,用这个音乐的声音把各种杂音给盖过去,孩子也许就不会受惊了。同时,他把他家里他录制的、从海外买回来的盒带,都特地找人复制一盘送我。

白天孩子睡觉,我们持续放着音乐,情况稍微好些,但是她睡眠的长度一直难以改变。后来,我一直在试图解读孩子的不同的睡眠状况的由来和影响。从对儿童身体理解这个角度,我发现睡眠实际上是人成长最重要的一种保障,睡眠不足的孩子可能大脑的发育、身体的发育,包括身体能量的成长都会受到影响。但是,孩子这种睡眠敏感、容易受惊也有天性的东西。比如说有一个朋友来看我的孩子,会感到很奇怪:刚刚一个月的孩子,客人走的时候她会把目光一直跟着人家。也就是说孩子身上有某种奇特的好奇心,对声音敏感跟她好奇心有关系,对人对物包括对食物的敏感也跟她的特殊的心理机制有关系。

当时我一天到晚都忧心忡忡的,我妈妈就安慰我,说你小时候身体也不是太好,跟你的女儿状况大体上差不多。实际上就是说有时候某种遗传是很神秘的。然后我妈妈还说另外一句特别安慰我的话——因为我的外公是一个中医,他当年看到我这么多病,一直不容易长大,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说了一句安慰我母亲的话,说因为你的儿子身上带的土少,带的土少所以他就很容易生病。我妈妈就用这样的话来安慰我。所谓的带的土少,就是这个孩子比较聪慧,聪慧的孩子往往是多病的——我不知道这个有没有道理,就是说有些孩子天生对外界的感受力可能会迟钝一些,而那些敏感的孩子,因为过度敏感就可容易得病。

我后来还有一个特别深的体会,感觉我们夫妻两个人生孩子时,精神上、身体上、知识上都准备不足,这种准备不足有时候就会表现为当孩子出现某种问题、某种麻烦的时候,感到特别焦虑、特别无助,也没有任何的经验和知识对付它,孩子也因此变得身体比较弱一些。所以健康的父母、心智成熟的父母、有经验的父母,往往会培育出性格更温和更平和的孩子。

所以,我尤其要告诉那些年轻人,在做父母前,一定要做好心理和身体的各种准备;还要告诉你,遇到事情不要急,更不要过度的焦虑——有些真的是大可不必的。孩子的成长状况的改善,是可能的、慢的,即使你刚开始做得不好,努力去做,也有总会有转机。我在后文会继续谈及我在这方面做的努力,及效果。再不然你们可以看看,张文质老师以前不也是手忙脚乱?哈,算是给你们一点刚做父母的安慰吧。

我孩子长到大概十个月左右,是一种什么状况呢?有一天,我们的邻居看见她,非常惊讶地说:“啊,张老师,我原来对你印象非常不错,你怎么养出这么可怕的一个孩子来?”

那时候,孩子完全是面黄肌瘦,一头稀稀疏疏的头发都是竖起来的。他又进一步形容说:简直就像非洲的难民。然后又说了一句重话:“张老师,你们把孩子养成这个样子,是有责任的。”

说实在的,我们已经是非常费心养孩子了,但听他这么说,也真的感到很惭愧。我的孩子从三四个月大时开始拉肚子,之后平均大概半个月时间生病一次。福州的所有有名的儿科中医,我今天都仍然记得他们的名字,我们半个月左右就要寻访他们中的一个。所以,孩子现在就对某些古怪的味道特别喜欢,而喜欢这个古怪的味道就跟她喝中药有关系。她奶奶经常夸她喝中药特别乖,一点都不会抵触,好像她的味觉系统提前为生病做准备一样,这真是有点奇怪的事情。

孩子总是吃药,吃中药,吃西药,我非常焦虑。我问一个医生,像我女儿这种状况怎么才能改善?他说一定要等到两岁半以后才可能有所改善,在这之前,就是会不断反复:不断生病,不断治疗。所以,我有时候就觉得我对孩子成长的敏感,对孩子生命的敏感,跟我孩子这一段的经历是有关系的。我一看到孩子生病那种哭哭啼啼的样子,就会自然而然想起自己孩子小时候的情景。但是我相信要改变孩子的身体,光靠药物一定是不行的,所以哪怕孩子身体再瘦弱,只要外面没有刮风下雨,只要孩子不是在生病状态里,我一定会抱着她天天在小区里面转,在小区里玩——这几乎就是我最主要的工作。

孩子六七岁时,叶澜老师在上海召开研讨会,我带着女儿去了。有一天,我女儿走累了,我就抱她。参会的叶老师的一个博士看到了,就说了我一句:“张文质,你怎么像上海小男人?”他的意思是嘲笑我婆婆妈妈,如此宠溺孩子,是妈妈们做的事情。

说实在的,我真的没有想到在对待女儿上,哪一些事情是该她妈妈做的,哪一些事情该我做的。我觉得只要我能做,什么样的事情我都可以为她做。对父母而言,最重要的就是你们要下决心去陪伴他每一天,把他看成是你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一部分。

在孩子会走路之后,我们天天陪她在小区里面散步、玩耍,并且比较少去干预她,去限制她。比如说告诉她哪里不能跑、哪里不能坐——我总是跟在她后边,判断她活动范围的安全性,而是很少站得远远的要求她这样,指责她那样。那时候我就觉得,创设孩子活动安全的环境,永远是大人该做的事——而不是去限制他。所以,我后来告诉女儿,我说你是我们小区最聪明的女孩,最有名的女孩——每一天大家都可以看到一个又瘦又调皮的孩子在那边奔跑,一个矮矮胖胖的父亲跟在后面。那就是我跟我孩子最温馨、最美好的时刻。

由于我们对孩子比较放手,孩子小时候胆子特别大,也给我们造成很大的困扰——就说你一直都这么放手,孩子提出一些过分、危险的要求时,你会不知道怎么处理。比如说我们福州西湖公园当时有种章鱼玩具,那种电动的玩具,像章鱼,而且会飘上飘下。她只有五六岁,居然要求上去——我又不能上去,迫于无奈,就把她绑得好好的上去了。现在想想,这样的事情是有危险的,现在有谁问我能否这样做,我一定跟他说不要这样做,宁愿让孩子哭也不要这样做。可是当时我们舍不得孩子哭了,竟然同意让她自己上去。有时候,我们提倡养孩子要民主,给他自由,但像我们当时的行为,对孩子的这种放任,隐含着某种危险,是非常不值得提倡的。

我还要检讨当时我的一个危险念头,就是我的孩子一出门就到处跑,跑的速度又快。福州大部分地方都有水的,我很怕她掉到水里,但不知道怎么给她说清楚掉到水里的危险。有时候我会产生这种念头:公园的湖水比较浅,不然让她掉下去一次,她就知道危险了,反正我也会游泳,掉下去我再救她。当然,最终也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哈,倒是那时候的念头,把现在的我吓了一跳。这样做的效果可能有,但对孩子心理产生的阴影,恐怕要远远超于我们的想象——有些人说,孩子对开水好奇,对火好奇,让他触摸一下吃吃苦头,就长记性了。我只能说,千万不可如此。

我还有一件印象很深的事,孩子上一年级以后,我们要给孩子转学,福州的一所小学校长愿意接纳她,还跟我说:“张老师,你只要到我们学校来听课,给我们老师讲一次课,你孩子就可以来我们学校了。”我应约去学校讲课,讲完课,校长请我吃饭,叫我把女儿也带来。吃饭的房间里面有个配菜的桌子,我女儿一下子就爬上那个配菜的桌子,坐在上面。

校长说了一句话:“张老师,你看你的女儿这么调皮,来我们学校只要半年,她就再也不敢爬上去了。”——你孩子到了学校半年之后,一定要规规矩矩的。哈,我听了,倒也有些欣慰,有时候我们谈给孩子自由,但规则,也一定是要遵守的。

我孩子很小时,身体情况确实不太好,但我和我太太有个共识,就是不把孩子轻易交给父母之外的任何一个人帮忙,把孩子生下来之后,就要尽最大的可能,全心全意跟孩子生活在一起,关注孩子成长的所有的点点滴滴。我们两个人在这方面,分工也比较明确,比如说我太太经常是在家里做家务事,我就负责把孩子带下楼玩两三个小时,再把她带回家。可以这么说,我的孩子在上小学之前,我们几乎没有出过差也没有外出应酬,所有的精力都花在孩子身上,我就希望孩子的身体能够慢慢变得强壮起来。我们的努力是有效果的。孩子上幼儿园中班之后,身体就逐渐变好了。

现在想想,我做得有助于孩子改善身体状况的行为,有两个方面,值得分享。首先是我对孩子的运动习惯的养成,一直非常重视。我印象很深的就是,当我孩子会走路之后,上楼时我就没有抱过她。我们家住六楼,我就让孩子连走带爬自己上去。孩子学骑两轮的自行车,一次就摔了一跤,满嘴都是血,血不断往外冒。我实在吓坏了,就赶快带回家,让她把血洗掉,发现其实是嘴角破了,牙龈破了,所以流了这么多的血。我就马上告诉她:把血洗一下,这没什么,再去玩吧!结果,孩子就开开心心又下楼了。

我在《父母改变,孩子改变》里面就谈到过,教育孩子,不仅要抓住敏感期、关键期,还要抓住起始处。在最初的时候,一有机会,你就要有意培养孩子的品格、意志力,往往能够收到比较好的效果。

上了小学之后,她的学校叫“羽毛球世界冠军的摇篮”,我就给校长提出了:我孩子能不能进入羽毛球训练队?他们学校有很多专业羽毛球教练,对孩子的要求是非常严格的,你要训练就要按照严格的要求,包括一年级的假期要在学校里面住宿参加羽毛球队的训练、游泳训练。我把孩子送到学校以后,孩子参加羽毛球训练,我天天下班之后就骑自行车到学校去陪孩子。说实在的,很少有父母会在运动场看着孩子训练,但我会。

我事先会带一块面包,孩子训练后,我就让她先吃一块面包,然后坐在我的自行车上诉说学校里发生的故事。有很多的细节,都被我记录到《唇舌的授权》这本书里面了。孩子大概训练了三年左右的时间,除了羽毛球训练还有篮球训练、田径训练。

训练的结果是怎样的呢?我孩子从来没有参加过羽毛球比赛。有一次我忍不住问她的羽毛球教练:我女儿怎么都没机会参加羽毛球比赛呢?教练说:“你的孩子反应慢了一点。”实际上对羽毛球运动而言,反应慢一点是很麻烦的,我就没说什么了。我孩子又参加了学校的舞蹈队,但是也都没有参加过比赛,我也问老师为什么她不能参加比赛?老师说你孩子的节奏差了一点。然后也参加了学校的合唱队,实际上她的五音呢,也欠缺了一点。

孩子四年级的时候,我带她去参加跆拳道训练。这个跆拳道班是台湾的一个教练自己办的。那天我带着孩子去,结果这个教练一看到我女儿就非常夸张的说了一句:“哇,你的这个身材就是练跆拳道的。”我发现女儿脸一下子就红了,然后老师又说了另外一句话:“你现在要靠老师,以后老师就靠你了。如上所述,我的孩子在各种训练方面从来没有得过这样的赞扬,孩子听后,非常的开心,练习得也非常积极。

那一刻,我突然想,带孩子运动,我更在意的,难道不是孩子能够通过运动锻炼身体,能够开开心心、健康地地成长吗?然后,如果说作为父亲我内心有一点点功利性的想法,这个时候,统统不见了。所以,那种爱孩子的初心,你一定要不时去审视一下的,这些初心,可以帮你把一些焦虑和无益的想法消除掉。

我对孩子运动的重视,是希望她身体能力能够得到尽可能的发展,希望孩子在整个身体的协调能力、健康程度包括身高方面都能够正常甚至优秀。实际上运动促进身体的发展是孩子最有效的发展,最让我欣慰的是,我个子比较矮,但我女儿身高最后长大167cm。算是运动有最终的成效了。

另外,我还要说说我对孩子睡眠的重视。我们中国人很爱励志,教孩子“头悬梁,锥刺股”地去努力学。我却一直提倡,要想方设让孩子睡足睡够。比如在我孩子小时候,在睡觉之前,我们所有的精力就是陪伴孩子,孩子睡觉之后,我们再做白天未完成的事务。我觉无论学校还是父母,首要的一件事情就是要让孩子有足够的睡眠。每到假期,我们就鼓励她,让她在假期把一个学期没睡够的觉全部给补回来。睡眠充足,一个孩子的精神一定是饱满的,睡眠充足一定会促进孩子大脑的发育,促进孩子身体健康发展。

就上面问题,最后谈点“题外话”。其实,今天孩子睡眠问题已经成为民族性的问题,睡眠不足会导致孩子记忆的衰退,智力发展受到阻碍,思维能力衰弱;还会使很多孩子变得更加肥胖,出现人际关系问题,抑郁等等。所以,我觉得父母对于孩子的睡眠多关注一些,哪怕每天给孩子创造多睡半个小时的时间,他今后的身心发展一定会对你的这些举措,有个好的回报的。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