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锡良:以消灭孩子天性为己任的教育

许锡良:以消灭孩子天性为己任的教育

我一向喜欢小孩,并且喜欢蹲下身子,低下头与他们作亲切平等的交流探讨。我总以为,一个人如果讨厌小孩,那么我非常怀疑他是真心喜欢教育,因此而怀疑他是否有当教师的天赋。所以,我平时只要见到小孩,无论是幼儿园里的,还是小学中学的,我都由衷地喜欢随时与他们交流几句。

上个月领略了小星星“小嘴巴不说话”的语录,很是吃惊。前天吃饭时,L君刚上幼儿园不久的三岁女儿星星,在近一个月后,最近在幼儿园里的学习又有了新的进展。我与小星交谈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这次她说了一句更让人吃惊的话:“我是一个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终于由“小嘴巴不说话,小眼睛看老师”演变成了木头人。我想要想真成木头人是不大可能,成为植物人的可能性倒是有。不如建议改成“我是一个植物人”。虽然“植物人”还是会呼吸,要吃东西,不如“木头人”优越方便管理。或者这个不经意的三岁小孩的话语变化正暗示着中国的教育的基本走向?那就是要千方百计地以消灭儿童的天性为最终目的。

我们的教育总是把一些伪知识或者说冒充的知识硬塞给孩子们,这些东西只是成人的东西,孩子们其实是难以真正理解的。比如给幼儿园、小学的学生们背诵《论语》、《老子》、《孟子》之类的经典。

这对于学生来说,由于不能够真正理解,也无法与他们的日常生活经验密切联系起来。所以,对孩子们的理解能力与经验来说就是一种“伪知识”。学习与背诵这些知识,其实对于孩子们来说只有词语上的意义,甚至连词语上的意义都没有,而只有音节上的感官刺激作用了。

一个天真活泼的,对世界充满好奇之心的儿童,进了学校以后很快就在这样的教育下变得沉默寡言与思维迟钝了或者脾气暴戾叛逆了,而且对什么都失去了他原来的兴趣,真的像一个木头人一样了。而没有兴趣的学习,当然就成了孩子的负担。于是必须加强学校的纪律了。纪律成为学习任务本身,甚至成了最重要的学习任务。这岂不荒唐?

对学习有着浓厚的兴趣,本来是孩子的天性,但是我们的教育似乎总是在让孩子们感觉学习是一种令人厌恶的沉重的负担,是一种异常枯燥乏味的工作,这几乎形成了我们教育的最大特色,也是我们教育最为失败的地方。

在错误的教育方法下,我们的教师也许越是敬业,对孩子的天性的损害就越大。教师们为什么累?累的成份里有多少是真正有教育价值的?我们看到一些学校规定学生的头发,男生一律只准理平头,女生的头发则要求三不过:即前不过眉,侧不过耳,后不过衣领。然后就是每天没完没了的检查与惩罚。

全校几千个学生,仅要完成这一项工作,还有不辛苦的?可是,我们这样做的意义又何在呢?我们似乎从来不去这样想。我们教师辛苦的时候,有没有反省过,这些辛苦换来了什么?是学生的健康快乐地成长吗?是学生的智慧与生命力的张扬吗?还是只是在消灭他们这些天性?因此,我们的教师痛苦劳累,孩子们更痛苦劳累了。其实,我们真的应该反思反思,我们真的需要这样痛苦劳累吗?

魏书生先生的方法倒是有效而使教师特别是管理者们不感觉那么劳累了,这些有效的工作全部利用学生自己的力量去完成。自己强迫阉割别人,虽然成功,却很辛苦,不算是聪明的办法,但是如果能够做到让他们自觉、自愿地“自宫”,并且宫出快感来,这还有不成功的?所以我们这个社会也就该让魏书生先生成功了。

魏书生先生的经验中有对学生去“三闲”的做法。就是去掉学生的闲思,闲言,闲行。特别是那个“闲思”简直有当年“文革”时流行的“狠斗私字一闪念”的霸道作派。而且这样的教育方法成为中国最流行的教育方法,真是一个可怕的教育,也是一个可怕的社会。

当然,出现这样的可怕的教育行为并不是偶然的。如果一个政府存在的理念本身就是要愚民,而且要把国民一个个变成木头人的话,那么与之相应的教育理论与教育方法为什么就不能够成为品牌与典型呢?

2006年11月20日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