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丙奇:如何看待“在家上学”和学校教育的关系

熊丙奇:如何看待“在家上学”和学校教育的关系

近日,武汉7对父母放弃城市的优质教育,在乡下找了一所废弃的小学,自己教孩子诵经读典、练习书法。7对家长坦言,此举实属无奈,只因对现行的教育体制失去信心,不得已只好去摸索一条能够保护孩子们天性的教育之路。

这7对家长的做法,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在所有的议论中,笔者注意到,大家都把“在家上学”与学校教育对立起来。简单地说,家长选择“在家上学”就是对学校教育的“否定”。这是一种似是而非的认识,这种认识不但不利于“在家上学”的发展,也背离“在家上学”的实质。

表面上看,家长选择“在家上学”,就是出于对当前学校教育的不满,但进一步分析,这些家长,只是所有家长的少数,他们对学校教育不满,有着自己的原因。他们对学校教育的不满,不能代表所有家长都不满;他们选择“在家上学”,也不意味着其他家长也认同他们的选择。这就是说,让子女“在家上学”其实是家庭的个性化选择。

“在家上学”的实质,其实就是受教育的一种个性化教育选择。这种选择和选择学校教育,以及选择公办学校、私立学校一样,本属于受教育者选择权,受教育者如果适合公办学校,可以选择公办学校,如果觉得私立学校更适合自己,则选择私立学校,如果认为学校教育都不适合,则选择在家上学。每个“选择支”之间,并不存在互相否定的关系,不是选择私立,就否定公办;选择在家上学,就否定学校教育。

需要注意的是,受教育的个性、需求是千差万别的,因此,教育需要多元化,以满足受教育者不同的教育需求。在美国,学校教育是比较注意学校的个性和特色的,就拿中学来说,就有倡导自由的普通中学,也有实行军事化管理的特殊高中,有对学生要求不高的公立学校,也有学业抓得很紧的私立高中,但就是如此,学校教育也无法满足所有受教育者需要,于是,在家上学成为一些家庭的选择,统计显示,美国有200万学生选择在家上学,占学生数的2%左右。

以满足受教育者的个性化需求,来理解在家上学,这有利于“在家上学”获得合法的地位以及健康的发展空间。目前,我国“在家上学”是不被认可的——按照《义务教育法》,适龄儿童必须接受学校教育,在这种情况下,父母让孩子“在家上学”,就面临违法的风险,而要让“在家上学”纳入立法程序,显然需要有正确定位,那种将“在家上学”与学校教育对立的观念,很难让“在家上学”得到认可。只有把在家上学作为一种教育选择,才能使其获得足够的发展空间,具体包括,把“在家上学”作为一所微型“学校”,对“学校”的师资进行规范,对学生接受教育的质量进行监督,以及给予“在家上学”学生平等的升学、发展机会等等。否则,“在家上学”就会成为体制外的“异数”。在美国,“在家上学”的学生的学业是得到认可,可以以这一成绩升入高中、大学的,另外,“在家上学”的学生,也可随时“转到”公立学校或者私立学校学习,这就是把“在家上学”作为一个教育选择。

我国的教育观念,已经从过去的“教有所学”,转变为“学有所教”——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就提到,“我们一定要坚持从维护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高度,多谋民生之利,多解民生之忧,在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上持续取得新进展。”——“学有所教”,需要的就是个性化教育和多元教育,对每个受教育者因材施教。

另外,把“在家上学”作为一种选择而不是与学校教育对立,也可让“在家上学”更为理性。当前,一些选择在家上学的家庭(以及从事在家上学的机构)认为,凡是目前学校教育做的,“在家上学”都不要做,要对学校教育全盘否定,于是只诵读经典,这种极端的做法,是不利于学生发展的。这就好比以前提素质教育,就认为这是不要考试的教育,但其实,考试评价在教育中是必须的,问题不在于考试,而是考试的方法、功能出了问题。当前的学校教育,问题不是对学生进行知识教育,而是把知识教育作为全部,甚至不惜牺牲学生的身心健康。

所以,无论是选择“在家上学”的家庭,还是社会舆论,都应该从个性教育的角度来审视“在家上学”——这是整个社会需要树立的一种新教育观念,长期来我国的教育是单一的模式,所以大家习惯用非此即彼的单一模式思维来分析教育,将个性化教育也“概念化”、“标签化”。同样是在家上学,这可能适合某个家庭、某个学生,却不一定适合另一个家庭、学生。我国基础教育改革的方向,也是打破单一的评价体系,给每所学校个性教育的空间,让学校办出个性、特色,以满足受教育者不同的教育需求。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