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丙奇:不要让学业负担,赶走快乐童年

熊丙奇:不要让学业负担,赶走快乐童年

15日,教育部网站公布了《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下文简称《指南》)。给学前孩子的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五个领域的成长设定了一个“阶梯”状的标准。政府希望通过这部《指南》有效转变公众的教育观念,防止和克服“小学化”倾向。

此次《指南》分两个部分,一是提出学习与发展目标,二是教育建议。客观而言,《指南》给出的“教育建议”为幼儿园和家庭,引导幼儿养成健康的学习习惯、生活习惯,培育幼儿的情感,提供了不少具有建设性、可操作的意见,这也是目前一些幼儿园、家庭所十分缺乏的。结合《指南》的建议,家长、幼儿教师可以避免陷入教育误区。但不论是教育建议,还是发展目标,在现实中都可能难以落实,起到转变公众教育观念的效果——现实的教育环境给家长最现实的教育,不少家长都希望孩子健康、快乐成长,但孩子一进幼儿园、小学,就不得不面对现实,前不久,还有位家长撰文感慨,孩子上学一个月摧毁其6年的教育观——而且,有关学习与发展目标还可能演变出新的问题。

比如,《指南》建议保证幼儿每天睡11~12小时,其中午睡一般应达到2小时左右,而调查显示,我国儿童平均每日睡眠时间在小学生、初中生和高中生中依次为9.2小时、8.1小时和7.1小时。以我国颁布的《学生健康和卫生工作条例》规定的中小学生睡眠标准为依据,计算睡眠不足发生率,结果显示,超过70%的中小学生存在睡眠不足。3~6岁儿童的睡眠情况也不乐观。在越来越提前的学业竞争压力下,家长就是看着孩子哈欠连天,还要送他们上各种培训班、兴趣班。

《指南》提出5~6岁的孩子“能通过实物操作或其它方法进行10以内的加减运算”,这在现实中能得到执行吗?在“幼升小”的压力之下,很多幼儿,早就在3岁达到这一水平了,如果到6岁还只有这一水平,是很难赢得择校竞争的。家长们要是按照这一《指南》行事,临到升学时才会发现这很“坑爹”。而《指南》提出的一些新标准,还有可能成为“幼升小”的新考题,比如,《指南》认为孩子需要有初步的归属感。5岁要能说出自己家所在地的省、市、县(区)名称,知道当地有代表性的物产或景观。一些学校完全可就此出考题考学生,而且可以拿《指南》做依据。

虽然教育部学前教育专家指导委员会负责人指出,《指南》提供的幼儿学习与发展目标和典型表现是家长和教师观察了解幼儿的参照,但不是评价和衡量幼儿发展快与慢、好与差的“标尺”。不能将《指南》作为分领域训练的“清单”,为追求“达标”而对幼儿进行强化训练。但是,鉴于我国存在“幼升小”择校热的事实,以及学校(幼儿园)管理的行政化特点,这些标准,很有可能演变为评价和衡量幼儿发展的“标尺”。

除了上述问题外,《指南》所设定的一些目标,其实还存在把成人的意识强加给幼儿的问题,在关心尊重他人章节,《指南》要求4-5岁知道父母的职业,能体会到父母为养育自己所付出的辛劳。岁学会体谅父母辛劳,这一标准可能会难为一些没有所谓正当职业或者光鲜职业的家长,同时,也可能引导孩子从小喊高调,说自己知道爸爸妈妈很辛苦——真正的体谅父母辛劳,很多成人也做不到,而最好的体谅,是孩子帮家庭分忧、承担家庭责任。另外,《指南》中还有“能感受到家乡的发展变化并为此感到高兴”等标准,这本身就与同在《指南》中“6岁要学会倾听和接受别人不同的意见”的标准不符——学生完全可以对家乡不那么好的变化感到不高兴,有不同的意见。

所以,让要幼儿健康成长,不让学业负担赶走快乐童年,比《指南》更重要的有三,一是推进义务教育均衡,缩小学校间的办学质量、办学条件差异,缓解“择校热”——幼儿园的“小学化”都因此而生,家长就是懂得幼儿教育理论,但却难以付诸实践。二是改革我国单一的评价体系,给予幼儿发展个性、兴趣的空间,目前,很多幼儿都被裹挟进“不输在起跑线”、“从幼儿园开始准备高考的”的洪流中,家长和幼儿园无不关注高考科目的学习,甚至不惜牺牲孩子的身心健康;三是给予学校(幼儿园)办学自主权,让幼儿园老师能针对孩子的实际开展教育,而不是围绕行政指标转,只有学校(幼儿园)有办学自主权,老师有教育自主权,才有学生的个性可言,学前教育才会真正关注幼儿健康的习惯养成和情感教育。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