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善文:我,深中,教书育人

罗善文:我,深中,教书育人

1. 本文谨代表我,罗善文的个人观点。

2. 写作本文的目的并不是希望直接影响任何一个人的思想,只是提出问题,希望大家可以自己去思考。

3. 本文可能将针对深圳中学校长王占宝的一些教育理念以及他的实际行动提出一些看法,如有不适,请见谅。

4. 本文提出的事件均来源于我自己的经历和我直接听他人诉说的经历,由于许多事件校方并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公开答复,我只能理性选择相信一部分“流言”。

5. 不要以“这些事情又不一定是王占宝决定的”或者“这些事情都不是王占宝管的”之类的话来反驳我的观点,我就一句话:是领导。就要做好为所有人挡枪的准备。

6. 本人才疏学浅,既不是学语文的也不是学教育的,在引用经典,词藻选用和循循善诱方面自然不及某人,还望各位海涵。

文章的题目中有“教书育人”四个字,在商务印刷局的新华成语字典被解释为:

是指教师关心爱护学生,在传授专业知识的同时,以自身的道德行为和魅力,言传身教,引导学生寻找自己生命的意义,实现人生应有的价值追求,塑造自身完美的人格。

那么,其实教育就是“教书育人”的缩写。

一个学校有三个主体,校长,老师,学生。那么这三者之间是常常互相影响的,因为本文主要是讨论校长的,那么我们首先谈一谈校长对老师的影响。这里或许大家会说到,校长又不是老师,他又何必一定要做到上述的教书育人呢?那我们这里直接用王铮校长和王占宝校长进行一个对比。

一位物理科组的老师透露,当年学校实施全走课制的时候,由于物理的某一个模块高考不需要考,导致许多物理教师不愿意讲授那一个模块,这个时候,是王铮校长站出来,接过了这个模块去教的。而现在王占宝校长的状况我就不说了,深中人都是明白人。这里并不是说王占宝作为一个校长就必须是向王铮校长一样教课,其实校长本身没有这样的义务去做这样的事情。

对于这件事情,这位物理科组的老师是这样跟我说的,王铮校长往往希望通过自身的教学热情以及行为来带动老师们参与到教学中;而王占宝则倾向于用他的讲话,他的文字来调动教师的教学热情。若去掉教学意义等不谈,光说老师教学的认真程度,那么在这一点上,王占宝校长绝对是优于王铮校长的,以至于坊间老师们总是有这样的说法,王占宝校长是一个很好的管理者,是一个不错的校长;而许多老师在评论王铮的时候就会“批评”甚至“骂”王铮校长,但是往往在结尾的时候会加上一句:“他是个好人啊。” 那么在老师的心目中,似乎更加喜欢王占宝校长,但是一些跟王铮接触较多的老师则觉得王铮校长不仅仅是一名校长,他更是一位教育者。

从这一点来看,王铮校长作为老师的老师以自身的道德行为和魅力,言传身教首先对老师达到了教育的效果。那么王占宝校长呢?老师们是否在他身上学到了除了各种大空话之外的作为一名教师所应有的特质呢?我无从得知,但是从现在一些新来的老师和以前王铮时代留下来的老师看来,不能说王占宝校长在这方面无为,只能说王铮校长更有为吧。

其次就要看一下校长对学生的影响了。其实通常来说,校长与学生之间是隔了老师的,但是深中的情况比较特殊,由于王铮校长并不是一位只出现在周一全校集会以及重要活动的校长,这使得深中以后的学生都有理由去相信所有校长都应该是像王铮校长那样亲近学生的,在校园的每一个角落都有可能见到其身影的,自己会亲自下到教室里授课的校长。当然我们还是不能以王铮校长在这方面行为上的高度来要求王占宝校长。但是我有一个疑问,王占宝校长曾经试图在学生中建立自己的形象,包括去小饭堂视察,去图书馆视察,再到后来的校长面对面活动,还有扬言要一个月还是一个星期要和学生一起喝咖啡这样的活动。上述事件无非两种结果:1. 做着做着就不做了;2. 光是说了就没有下文了。这里还要重点讲一讲校长面对面的事情,印象中校长面对面除了对第一次以外,后来每一次王占宝校长都是带着自己的教师团队来的,而且王占宝校长真正在讲话的时间可谓少之又少。他的确很成功的把不同的认为分配给来了不同的老师来解决来回答,可是我只想问一句,除了王占宝校长你是与我们面对面坐在台上以外,你和我们交流了吗?

现在的深中人可能完全是不知道的,王铮校长记学生的名字是很厉害的,他并没有把深中的学生像是分十二星座一样僵硬地分成十二种“者”,他所关注的是每一个个体,这些个体与个体之间的不同不足以让王铮校长把他们进行划分,他们都是深中人。而我之前提到了,深圳中学的培养目标:“深圳中学致力于培养个性鲜明、充满自信、敢于负责,具有思想力、领导力、创造力的杰出公民。他们无论身在何处,都能热忱服务社会,并在其中表现出对自然的尊重和对他人的关爱。”这更像是一种祝福,而不是硬生生的一种种特质上的要求。

那么我们现在来回顾一下王占宝来到深圳中学以后所提出的一些重要口号或目标,然后我们逐条讨论:

1. 建设学术性高中,培养创新型人才

这是王占宝校长来到深中指定的深圳中学办学目标,其中前半句光从字面上分析是与王铮时代的深中相差很大的。相比当时并没有对深中定性,如今这个目标则把深中一定程度地圈画在一个范围之内——学术性。那么什么是学术呢,想必学术这个字眼是模联人所困惑的,因为他有太多的解释,那么放在深中也是如此。那么我们试着从王占宝来到深中之后,深中的一些变化来分析王占宝的学术二字。首先是实验体系的设立以及后来荣誉体系的强化,以及我高一在实验体系时以及现在高一的实验体系的作业量来对比,光看这一点,王占宝显然是认可将中国式教学难度和深度提升上去了就是学术的一部分了。

其次,王占宝来到深中之后曾一度举办了一个叫做“好学”的活动,具体实行方式就是每一个学生发一本好学护照,然后每去参加一次讲座之类的活动就可以盖一次章,最后集齐多少个就可以换到A+到B+不等的学分。对此,我高一下学期的实践小组还专门对其进行了调查,出来的结果是显而易见的,学生并没因为设立了“好学”活动而变得好学,相反,他们觉得好学活动是中国式僵化思维的体现,可笑之余亦显可悲。结果现在呢?好学活动只实行了一个学期就没有了,随之消失的还有我高一时候那些丰富多彩的讲座,虽然其中有不少特别厉害的讲座(例如某曾获菲尔兹数学奖的俄罗斯数学家的讲座)都不是被王占宝或是学校请来的,而是由个别学生的家长请来的。于是又是一个血淋淋的失败,王占宝校长企图用一个僵化的思维和方式来调动同学们的学术热情,可惜失败了,结果是失败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动静了,那么,于是我也就只能认为他是虚张声势了。

于是乎,小部分的精英继续驰骋在各种各样的竞赛(虽说跟内陆一些知名学校还是没得比),余下的许多同学们则是从早刷题刷到晚。去年的高考和前几年的比实际上也没有差多少,至于出国这方面我只能说大概是江某人呵呵导致的结果。王占宝现在的的确确是把过多的重心放到了一小部分最优秀的人身上去了。就以开学典礼王占宝同志的讲话为例,除了再次强调了国际体系的录取情况以及国内外各种赛事的成绩以外,深圳中学的主心骨,即将参加会考的高二学生以及代表了深圳中学一年成就之一的高三学子却只字未提。在王占宝一直注重的学术(无论是普通学业还是竞赛)都没有比王铮时代有一个长足的进步,或许你说一时半会体现不出来,但是潜力这个东西是很多人都看得出来的。结果,曾经期盼着这个学校会变得多学术的我变得很失望,当年钱鹏宇一句“我要做大师”我记在心里,而且我相信他可以做得到,可是钱总归是王铮时代的人,而我们呢,我们下一届和下下届还有更以后的深中人呢?

既然学术性高中这两年来发生的闹剧我们是有目共睹的,而创新型人才则是王铮时代也在一直追求的,只能说是王铮和王占宝在教育理念上的一点共同点。那么我们来比较一下两者的所作所为吧!王铮时代学校诞生了单元制,诞生了单元节,诞生了《涅槃周刊》,诞生了《深中日报》,诞生了咖啡屋,诞生了许许多多的社团,诞生了走课制等等,从这点看来,王铮自身凭借着革新者的魅力影响着学生,在中国式教育的压力下尽可能地提升学生们的创造力,增大学生的想象空间。那么王占宝来了之后的深中呢?因为一个人的精力和时间总和是不变的,而王占宝时代的许多学生需要花更多地时间去刷题,做一些总是被戏称为“学术”的东西,他们失去了沉下心来思考,来创造的时间和精力。我相信许多高二的同学应该又觉得,今年的社团换届你们特别无奈,真心不知道怎么办,这是偶然吗?这是因为我们的学弟学妹就比我们笨吗?而是跟我们相比,他们自由支配于非“学术”活动的时间变少了,导致即使他们想要学会承担责任,客观条件也不允许。

再来看一下社团的发展问题,王占宝时代来临之后,学校有了一个专门负责管理社团的社团,并且我没有记错的话社长每两个星期就要召开一次社长大会,那么从管理体制来看,社团是有进步的。可是我们来看另一个角度,社团课从原来的周三下午第八节课调整成了周三下午第九节课,也就是原来的放学时段看。在我看来,社团在一定意义上被完全看做了学校日常教学以外的一部分。再比如,王铮时代的社团每学年伊始是要上报社团所需要的经费的,然后当时的学生会审核之后批准经费。那么现在呢,社团没有了固定的经费,而是需要在每一次需要经费时候再向学校申请,申请过程复杂,而且申请到经费的可能性貌似与王占宝的兴趣相关,如模联,德语社(德语社一个月花的钱可能比某些社团两三年加起来的还要多)这样的准学术社团,学校会给钱;如文联,先锋中学生这种办起活动来影响力特别大的社团,学校会给钱。剩下的学校许许多多社团的悲剧我们历历在目。老师们总说学校说最近学校财政紧没有钱印发太多的资料;去年几个五星社团的2000块钱到现在都还没有给,都要准备评选下一轮了。说好的财政紧呢?!去年暑假修了一个教师服务中心,修了一个教师休息室(类似于咖啡厅的动心),搞了美育思维研究所,要怒建新艺术楼(现在过了一个月感情是烂尾了),修了一个圆桌会议室,搞了一个礼品小屋,印了那么多的脑残标语;虽说我一定程度上不喜江某人的一些行为,可是至少当时王铮拨了钱硬是把深中图书馆的外文书部分建立了起来。

高招,实在高招,通过对一部分社团的重视来给外界深中非常非常支持社团发展点的样子,许多带有表演性质的社团则常常成为王占宝同志迎接“各路豪杰”时的展示手段。说到底,王占宝根本就没有考虑过社团的发展,很久之前,我以为王占宝是学语文的,对国际政治这种东西不太感兴趣,直到后来在一次全校集会上他谈论到了中国当今的国际战略地位云云,我才顿悟,哪有想当官的不关心政治的?好吧,好歹深中模联也是全校交际范围最广,机制最成熟,最学术的社团之一啊,王占宝从来深中到现在,没来过没提过就像是没听过一样。我一点也不贪图他来,但是此时我只好再次质疑他嘴里所谓的学术了。再比如深中闻名全国的校内媒体,原来在一间宽敞明亮的媒体工作室里工作的,有十几台电脑,可是现在的媒体工作室是被打压成什么样了,六个媒体挤在原来五六分之一大小的房间里。

越来越多的活动并没有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反而是因为多了许多不受欢迎的活动而使那些本来就在各种各样活动中无私付出的人肩上的担子变得更加沉重(在这里我不得不提国际科技文化节,这个在最开始其实就注定失败的节日,发出活动的人是学校,做活动的是学生,可是越来越多学生没有了选择的余地。)用我之前跟许多学弟学妹说的一句话总结的话便是:在深中做5个活动的是这一两百人,现在即使你有15个活动了,那么做这些活动的还是这一两百人,最后,活动质量下去了,观众们没用从中获得启发,这些活动做来又有什么用呢?

关于“学术”容我再提多最后一小点,那就是从五到七再到十三的诺贝尔获奖者赠言数目。就是这些赠言,王占宝领导的学校做过如下的举措:1. 专门召开全校集会宣传;2. 印发高清无码彩图的A4大宣传册;3. 登过两次报纸;4.开过一次新闻发布会;5. 校园内和深中街分别印有展板数块。先不说赠言的内容如何,我们权且当其都是惊世警言,那么即使如此,你需要做到这样吗?王占宝不愧是21世纪的媒体人,他想宣传的内容从街这头的猪肉荣到街那头的如花都能知道。我妈现在隔三差五就说她的某个朋友打电话跟她说什么深中好厉害呀又上报纸了,你儿子好幸福啊云云;我奇怪的是,我姐大我五岁,当时是王铮时代学生会的副主席,按理来说那个时候深中就非常风光了,可是为什么那个时候我妈就没有接到这么多电话说这个深中这样那样呢?王占宝,深中这所学校真的就是因为这些而变的优秀吗?深中学子才是这个学校最需要赞美最需要鼓励的人们啊,那些花花绿绿的展板能说明的究竟是什么?

2.增强学术素养,培养专业精神,提高审美情趣

这个东西后来出来了一个进化版,就是上文提到的十二种”者“,被称为深圳中学学生应有的特质,现在和改了的校训(所谓的意见征集稿)一并悬挂在问题三朝原A楼的墙面上):

学术素养:知识丰富者,深度探究者,问题解决者,理性批判者

专业精神:主动规划者,敢于负责者,专注笃行者,善于合作者

审美情趣:协调发展者,自觉审美者,胸怀天下者,积极创造者

我看到的瞬间就吓到了。

王占宝,上面所谓应有的特质你自己做到了吗?

你提出的那么多个特质,把学生硬生生地往里面套,这样怎么培养创新型人才?

与其说你想充实自己教育理念的内涵,不如说你只是在玩数字游戏罢了。教育是实践,是教育者与被教育者的切身体验,而你,目前来到了陌生的深中,面对着一群与你以前接触过的不一样的学生,你是否过于直接地把一些僵化的体制以及流于形式的东西按在了深中脸上?王铮校长在的时候,深中自下而上都是一样自由的目标——培养公民,现在突然跑出如十二星座一般的十二种属性,我们如何是好?

3. 深圳中学致力于培养具有丰富生命力的人:他们能自主发现和实现个人的潜能,成为他们最好的自己;而且他们无论身在何处,都能尊重自然,关爱他人,服务社会,造福世界。

王占宝说,原来的培养目标很像来福士书院的,要换;我想说,你不也是照猫画虎吗?其实但是从内容上来讲,王占宝校长和王铮校长的目标是有相通性的,尤其是定语,但是最让深中人不能忍的就是少了两个字——公民。公民二字在深中人心里是多么崇高的一个身份,是王铮校长多么美好的祝福。是的其余的定语加得再怎样丰富也不能够去撼动公民这个字眼在深中人心目中的地位。

咱不说多的不说远的,就说最近的两件事,砍树和标语。

先讲讲砍树吧,高一高二的应该知道,砍树那周的周四,学校在饭堂门口等地方贴出了公告,具体内容在此不再赘述,随后周日学校请了栽树公司开始动手。砍树那天,我一个人走到树下坐着不起来,为的不是砍树本身的问题,而是学校处理这件事情的方式。公告上说了要移栽几颗树到六中,具体什么时候移植,哪些人来移植,新的树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新艺术楼要建多久,新艺术楼的平面图根本没有提及,放在那里的什么体现与六中的感情和艺术楼的效果图就是给人一种学校在温水烫青蛙的感觉,是啊,趁着学生们还没来得及反对,在周日把树砍了嘛,轻轻一划,刀上不见血,心也就不跳了。我在树下坐了三十分钟后,王东文来了。他跟我说他也不知道这么快就动手了,他还说,要不是在那一周的教师大会上老师们反对声音很大,王占宝校长的学校根本没有打算贴出公告的。你悄悄地走到我背后,我都没有发现,原本打算捅一刀就了事的你却还煞费苦心地药倒了我再放我的血。随后学校到了周二还是周三才出了一份具体说明,其中几乎没有丝毫道歉的意愿,还高呼“深中是我家,我要爱护她”,“谁都不能阻挡深中改革的步伐”之类的话,网上的口诛笔伐,你记在了心里没有。树要砍,说清楚了学生们是能够理解的,但是你执意要偷偷摸摸地干,后果自负。

小小的做一个比较。1. 学校允许高三出国成绩优异的两名学生前往湖南卫视录制天天向上。2. 湖南卫视邀请合唱团去表演,包了机票食宿,临走那天被学校截住了,期间王占宝校长不出面解释反而把一些家长关在门外,还说让家长们去找邢校长,后来给了一个影响学习的理由和一个学生在校期间不允许参加商业活动的理由。3.教师节管乐团的同学们停课一个上午进行排练。

是啊,连校长的公民意识都是如此,如何要求学生?

一校之长,就连处理这些事情都不能做到光明正大,枉我以为江浙一带的都是君子。

其次就是标语一事

标语最早出现在上一个学期中段,起初是贴在了各个体系的门口,当时由于一二三四七单元的地理位置特殊,于是中枪数为最多,而且标语内容幼稚不堪。用一位不是深中的同志的话说,学语文的连地铁公司都不如。标语的出现还反映了另一个问题,单元制的衰落和体系制的壮大。原本,单元与单元之间是没有这种能力有差别的感觉的,而现在单元的弱化带来了一系列学生们的心理问题,大概就是看不起别人和觉得被别人看不起。记得开学前军训的时候,学长团某人跟我说,一二三四单的一些小朋友们在没有选上所谓的实验跟荣誉体系后一部分人变得极为悲观甚至觉得自己是落下来的人,他们在军训期间就开始拿着各种必修课本问学长学姐问题。王占宝!这不是好学!当时听到我整个人就疯了。这里还容我指出另外一点,实验体系的排外心理。我想说到这个很多实验体系的人可能会不高兴。我来自六单元,我深刻地体会过实验体系的排外情绪,我不想再举例说明,要有什么大家心知肚明,而且我是切身的体验者。

体系分化还有另外一个显著的特征,那就是老师。曾经有一个三单元的小学弟找我聊天,他跟我说,他们有一些老师很不负责任,于是举了一个他们数学老师的例子。有一次他拿着一道他不会的数学题去问他们的数学老师,他数学老师回答说这些题比较难,是实验和竞赛才要懂的,你们不用懂。我那天一天眉头就再也没有松开过了。虽然说老师在理论上的确只需要传授课程范围内的知识,可是我想说这个老师没有师德,他是自己懒得教还是觉得教了这个学生,这个学生也听不懂我也不知道。王占宝的体系制度看似符合因材施教的特点,但是实际上只是把学生分成了几个等级罢了,说到底深中的成绩目标最后只有两个,高考和出国,实在想不通王占宝为什么要用这么奇葩的几个名字去设立他的重点班。

或许你会认为这些不够全面,但已经足以证明了占宝的许多瞎折腾了。

前文大概就是我对占宝同志所作所为的一些了解,大家自己去分析吧。

下面说一下,这两年来深中学子对此类事件的反映,这也从侧面反映了王占宝对深中影响之巨大。

先拿砍树这件事情来讲,我认为我应该是最有话语权的,当时的我觉得深中是彻底没有救了。当天早上,我坐在树下抗议砍树的时候,保安叫了我一次,见我没有起来的意思就自觉走了,直到半个小时王东文来之后都没有对我实施谩骂,批评,以及肢体动作上的驱赶。于是我坐了半个小时,期间经过的深中人不下十五个,其中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重复了以下的动作:掏出手机,对焦,拍照,键入各种愤慨的话语,上传,离开。哈哈哈好一个个深中人。在那之后,我发了状态解释情况,也让猫儿在微博上帮我发了,可是那些无脑的深中人就是一顿狂轰滥炸,如果这样做树可以回来或许我也会做,可是你们一直光说不做,你们除了说还能做点像样的实事来吗?人人网上出现的信也是校友写的,现在深中人的气魄和精神到底死在了哪里?于是学校这一招灵验了,以后的每一次就会像是被蚊虫叮咬一样,痒一会儿就什么都过去了。

再来就是最近的占宝体。

占宝体是我罗善文和另外几个人弄的,谁要是不爽不用发微博发状态说什么了,能当面聊咱直接聊。

首先回应一下那些觉得讽刺校长是一种不尊重的行为的同志们,我承认这是一种不尊重的行为,但是这不就是不能使用的。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过国外的报纸,讽刺多的去了,规则上不让带脏字是为了维护我们深中人自身的形象(这里要谴责某学长团成员在海报上面写成带有脏话的占宝体)但是不代表我们可以沉默。鲁迅写讽刺的时候不见你说他怎么样?

然后是回应那些各种论民主的,很简单,民主就是给说,怎么说是公民的素质自身决定的。我们不能去管别人的嘴乱说话就管好自己的。如果连说都不敢说,说完连做都不敢做,那么请你收回民主这两个字,没有讨论的必要了。如果不是为了有更好地宣传效果,我是不会动用微博的,那个破烂玩意带来的就是信息的膨胀和发散,一个个觉得浓缩的140字很是精华,被转了多少次还特别高兴。

做占宝体本身的基本目的不是为了提醒王占宝什么,而是用我们这么弱小的力量让深中人警觉。人一届比一届更加沉默,痛一届比一届更加容易消除。保护自己有时候就会不可避免地伤到他人,而选择沉默则或许会让更多的人变得和你一样不能保护自己。

之前王占宝那句“一痛再痛,情何以堪”已经博得了很多人的同情了,他哭了难道就表明他没有做错了吗?后来设立了什么24小时心理咨询热线,一两周后就没有了,情何以堪。现在,他还没有发话,已经有人开始同情了,你们有没有想过,什么“标准标准,特别认真”之类的也是赤裸裸的讽刺。

有人问,你不怕这样做,王占宝去找国际体系的麻烦吗?王占宝,你要是深圳中学的校长你有什么不满是否可以直接对学生说,不要再让任何一个老师帮你挡枪了,不要再在校长面对面上微笑地指点你的江山了。

不用有一天了,我们可能会发现,南方都市报的记者与王占宝见面的次数比我们还多。

我并不是一个教育工作者,但是我认为在我接受了十多年教育之后,我也有谈论教育的资本。我个人认为教育的最终高度是最终教育者与被教育者成为了同一个人从而实现的自我教育,这就是深中之前一直追求的自主。这个自主不只是学习上的,更是每一个高中生在进入社会前所应该尽可能习得的品质,也就是说一所高中(也可以说是大学教育之前所有教育)都更应该以育人为重点。并不是说中学生就没有必要去学习一些课本知识了或者进行更深一步的学术研究,而是认为大学前教育应该更注重学生的整体素养。我十分明白许多教育者也希望往这个方向努力,但都限制于中国国情。民国的教育之所以比现在成功,不是因为民国在学生进入大学之前就培养了他们的科学研究精神,而是在大学前教育中更注重学生的人文素养,个人修养以及多元思想的培养。是因为这样,学生们才自主发现了自己的对科学事业的热爱,对人文学科的钻研这些通往真正学术的道路。

我没有全盘否认王占宝的教育理念,可是理念光是说最后都只是虚无缥缈的,没有实践与切身体验永远都无法达成理想。而这种实践,除了有教育者施加在被教育者身上的更重要的便是教育者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因为影响我们的或许更多的是教育者自身的行为,他们所做的一切(如果我们看到的话)那么在这一种教育中慢慢变得自主的我们便会带有批判性的接受乃至传承。正如中国一句古话: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希望每一个深中人,无论是将要来的,现在在的,已经离开的,都能够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人。

高一的,以后要上来深中的,我不是谁,只是一名普通的深中人,我并不需要你们去接受我的思考,只希望你们自己要去主动思考。

不去说,不去做,就永远改变不了。

阅读延伸

学生万言书 质疑深中办学理念

http://www.rzcs.net/cs/7024.html



订阅此文评论

1条评论

Pingbacks/Trackbacks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