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林柯:作文与做人的背离

杨林柯:作文与做人的背离

  作文本来是表情达意独抒性灵的一种方式,它通过记叙、描写、抒情、议论等表达方式表达作者的思想情感,对社会的认知,传达的是一个人内在的声音,表达的是对真善美的弘扬与歌颂,对假丑恶的揭露与鞭挞,同时完成对自己灵魂的塑造,它是学生自我教育、自我发展、自我完善的组成部分。

  作文是从学生心灵内在生长的一种植物,它是一个人真实生命的组成部分,作文的原则和做人的原则应该是统一的,就是贯彻内在美与外在美的统一:使用的语言是美的,表达的思想也应该是美的。

  但是,美离不开真,再美的塑料花也没有路边的野花美丽,因为野花是活生生的,是生机勃勃的。

  看看我们现在学生们的作文,空话套话连篇,政治上正确的话,隔靴搔痒的话,不疼不痒的话充斥学生的作文,一些学生跟着高考满分作文亦步亦趋,开头妙语连珠,用比喻句、排比段等虚张声势,完成涂脂抹粉、花拳秀腿式的“登台亮相”;中间把屈原陶潜李白苏轼等文化名人硬拿出来“游街示众”,完成充实内容、列举事例的“文化造假”;结尾点点题目,唱唱高调,翘翘尾巴,完成“画龙点睛”式的结构套路。当然能做到这样还算好的,差的就不用提了,尤其是主流意识形态的东西依然以精神流水线的方式在不断地重复生产,很难看到学生真实的思想和人格,我们看到的是学生精神的空洞,内在生命的荒芜,这种精神的空洞其实是应试教育背景下教育空洞化的反应。

  追根究底,学生为什么要说假话?

  因为说假话可以得高分。

  这是一个很可怕的逻辑。

  在一个用分数来评断一切的校园里,既然思想造假可以骗来分数,我何必要真实?表达真情实感岂不是犯傻?如果我们从小就让学生看着别人的脸色说一些与自己的生命无关的话,并不断强化这样一种认识——不诚实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那么,学生长大后会成为什么样的人?

  余秋雨说:“写作连接着真实的生命。”一篇文章就是作者的另外一个生命,文章是什么其实也意味着作者是什么。

  只有真实的表达才会有健全的人格。说假话是精神虚弱的表现。一个内在坚强勇敢的人不会靠假话活着,就像腿脚好的人不会老依赖拐杖走路一样。

  教育归根到底是培养人的,人的成长依赖于内在的成长,一个内在虚弱不敢真实表达自己、总是想通过自欺欺人来获得外界认可的人,能说是一个精神健全的人吗?作文的价值评判直接引导的是学生的价值观,如果价值观出了问题,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都会出问题,最后,教育的问题会让社会不断为它埋单。

  当然,说学生写假话得高分似乎低估了语文老师的水平。情况虽然不可一概而论,但作文价值评判的问题的确长期存在,虽然素质教育、新课改喊得很响,但扎扎实实搞的还是应试教育。学生和老师都是应试教育的受害者。在应试教育下,学生的许多时间被各种练习题和试卷挤兑,许多学生已经分不清什么是好的语言,只知道什么是可以得分的语言。

  这种情况使学生的作文和做人出现背离,作文成为游离于学生生命之外的东西,变成了学生通过虚假的表达取得成绩的道具,而不是心灵成长的途径,长此以往,会严重影响语文教育的品质进而影响整个教育的品质。

  作为长期从事教育工作的一线教师,对此不能不表示深深的忧虑。



« « 上一篇: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