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一河:讲台上有“人”吗?

傅一河:讲台上有“人”吗?

   我讲课文,高一时还能讲一讲“大跃进”、“文革”或网络上的一些东西;高二带理科尖子班,再讲点现实,就有学生要求我“考什么讲什么”;高三,当天考试,当晚改卷,第二天评讲。再没有心情讲别的了。

   讲台上,“人”消失了,消失在教材、标准答案、分数中。一个学生得不到好分数,就感觉自己不是个人了。

    教师有文凭而无思想,学生有知识而无能力。没有人去想怎么批评现实,也不懂如何批评,更不见谁希望你去批评。鲁迅说过,中国历史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想做奴隶而不得,一种是暂时做稳了奴隶。在中国的语言系统中,“人”一直跪倒在强权的脚下,仁义道德屏蔽着“吃人”的本质,歌舞升平遮掩着无耻的兽行。几千年口手相传、典籍汗牛充栋、源远流长的语言文字,至今没有完整地组合出一个大写的“人”字,更无法阐释人的尊严。

   讲台上为什么没有“人”?

   在一些发达国家的课堂上,老师不会逼迫学生学习。学生每天在校园里踢足球,打曲棍球。每年开学的第一个学期,学校都会举行一次盛大的越野,女孩跑5.5公里,男孩跑7公里,声势浩大,每一个学生都很享受那种大汗淋漓的畅快感觉。很多教室都贴满了学生可做的兼职广告。在周末,许多高中同学在各种快餐店、超市、服装店打工。很少有家长会把自己孩子供到大学毕业。

   而在中国,中小学生想睡足觉都成了奢望。近1000万大学生找不到工作。学生在课堂上杀老师,在社会上偷窃、吸毒、堕胎,被抓进派出所而蹊跷地死在里面。去年11月24日,是小学生高海钦的9岁生日。这天他发烧,想向父母要10元钱看病。但因家境贫寒,父母多次欠债而告借无门,小海钦于第二天早上用红领巾在家自缢……“北外香水女生”在网站开博客,写下当今外语强制教育,戏称让赵本山当教育部长。此文引起媒体关注与网友广泛讨论。她没想到,竟然被学校开除。霸道!什么大学?

   讲台上,应该是人本位,不应该对分数屈服,更不该对权势屈服。讲台,具有一种批评的权利。一个强大的国家不需要掩盖真相,更不需要压制人民的批评。一个国家的强大首先是公民权利的强大,公民可以自由地言论现实,言论政府,以自由的思想促进学术的繁荣,培养学生追求真理,培养强大的公民。一个国家只有公民强大,才有真正的实力。讲台,是培养公民权利的地方,是进行公民教育的圣地。讲台上的公民教育,不是雷霆暴雨,而是空气,阳光,和风细雨。它给社会提供公民的核心价值观。当读书的目的不是为了做官,当学生不再崇拜、迷恋和畏惧权力,当学生懂得且会运用公民权利来发展与完善自身,进而懂得该怎样去建设社会。这样的教育便是公民教育。这样的教育,当然要依靠一个良好的教育制度。而这个制度的建立与推动,更需要从一个个教师做起。

   我爱讲台。在讲台上说我要说的话,做我要做的事,譬如班级出刊物,宜时开展旅游文化活动,看到景点讲景点,看到碑文讲碑文,及时投身到志愿者活动中……讲台上有“人”了,才有公民社会。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