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晓星:理解华德福学校和华德福社区的真正含义

黄晓星:理解华德福学校和华德福社区的真正含义

——华德福是以孩子们为中心建立的社区   
我们一家于1998年到2004年间在美国的纽约的春之谷Fellowship Community(同胞社区)生活了将近7年。开始是以实习学生的身份去,学习和研究人智学社区文化,并完成我的硕士论文,毕业后就在那里工作了。在那里生活的几年收获非常多,我不仅仅是学了做生物动力农业,学习维修房子,修理汽车,学习人智学的药物,也做了日常管理,基金会管理和护理老人,同时也做了很多木工,也做过幼儿园代课老师,最重要的是对死亡和对文化社区的理解。希望有一天,我们也会有一个这样的从摇篮到天堂的文化社区在中国某个地方。

大约在2000年,我给台湾的一家杂志写过一篇文章名为《桃花源新村》,后来收入了我的书《迈向个性的教育》,主要是介绍Fellowship Community(同胞社区)这个人智学理念下的生活社区。这篇文章描绘了春之谷那个类似陶渊明描绘的《桃花源记》中的地方,让很多人梦想生活在这样的一个社区中。
于是,2003年6月,我们全家回到了成都东郊的琉璃场,跟一群对华德福教育和人智学社区感敢兴趣的朋友实践我们梦想。一旦把一个梦想付之于行动,这个梦想就没有原来的那么美好了。当时是靠着我们在美国筹到的4万左右美元,一夜之间就成立了一个“共产主义社区”,来自全国各地的对华德福教育的爱好着来到成都就有免费的地方住,免费的吃饭,也有事情做,我们一起建立一所幼儿园、小学和华德福培训中心。学校一开始定位为一个非赢利机构,但不是一个慈善机构。定位为一个非赢利机构的目的是希望通过学校建设和发展,营造一种通过自由和自愿的方式,各尽所能地支持办学,发展一种新的社区文化生活。成都华德福学校作为非赢利机构的学校和公司性质的学校最根本的区别不是在学校组织和管理形式上,而是在最终的目标上。我们创立、建设和发展华德福学校,是希望参与学校的朋友都能实现个人价值,实现自我。希望每一个参于学校的人,都能在自己的生命旅途中走过丰富而有意义的一段,让孩子和家长主动选择学校为自己生命的旅程。

华德福教育的创始人斯坦纳认为,我们处于个体意识觉醒的时代,每一个人都可以独立地发展自己的精神生活,个体精神发展的首要条件是个体精神的自由和独立,现代教育达不到个体精神自由和独立的条件,现代人在政治的、经济的或者宗教的压力下,精神活动不会有自由可言。因此才有了华德福教育,希望华德福学校帮助学生迈向精神的自由和独立的目标。符合华德福教育精神的学校是在尊重个体精神的自由和独立的基础上,通过成人之间的合作,相互学习获得心灵成长而建立起来的学校,而孩子的教育只是学校的一部分,自由和独立的精神才是华德福学校的全部意义。在华德福学校里,不是通过接受教育达到成长的目的,而是通过自由、独立和平等的合作,在工作的过程中来实现的。跟学校有关的所有成人,包括华德福学校的老师、行政人员、家长,以及学校外围的成人,来到这个机构不久就发现并而非单纯为教育孩子而来,最重要的是通过孩子在学校受教育,自己获得了个人成长,同时,成人自身的成长自然而然影响到孩子,并身教孩子,成人正是通过这种正确教育孩子的方式来提升自己的心灵。因此验证了英国诗人威廉.伯来克说的:“孩子是成人之父。”
从此可以看到华德福学校和普通学校,在学校概念上的不同。在普通学校里,人的成长是通过被教育实现,而在华德福学校是通过自我教育实现。(对孩子也是一样)因为在我们处于个体精神觉醒的时代,表现最显著的是老师。在普通学校老师来上课,教育他人,而在华德福学校,老师通过与其他老师、成人的合作,与孩子的合作中,达到教育的目的。华德福学校要达到通过合作来获得自身的成长这个目标,在管理机制上必须符合教师治校和共识决策的机制,跟普通学校相比,华德福学校的管理机制非常不同,由教师组成的教师委员会是华德福学校的核心,学校里凡是跟教育和教学有关的活动都由教师委员会决定。所有的行政人员都是支持和协助教师工作的秘书。而华德福学校的家长也和普通学校也非常不同,大家以不同的方式去参与与合作,家长需要给学校做义务劳动,发扬不计较报酬并尽力为他人服务的精神,家长通过实际行动来教育孩子,家长同时还能起到给学校宣传和监督作用。无论是利捐款人、出资人,老师和家长,都是出于自由和独立的意愿。华德福学校实际上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学校,而是一个以孩子们为中心建立起来的社区。
全球绝大部分华德福学校最初都是有家长和老师们为自己的孩子上学一起创办起来的,无论是最初的创办者或后来的参与者,他们投入的时间、精力、物资和金钱都是属于社区的财富。在孩子教育和成人之间的合作中,就为这社区创造了精神财富。在办学的准备阶段,一般是精神准备比物质条件的准备重要。每一个参与的个人都要准备好与他人真诚合作和平共处,并从中能养成自己的心灵。因为、老师和家长参与学校的工作或发展,都会是孩子学习的对象。孩子、家长和老师的自身成长的同时,就能不断给社区带来精神财富,他们是精神财富的生产者。老师、行政人员获得工资,不是劳动和金钱的对等交换。同时,如果有丰富的物质条件给到老师,就可以让其继续创造精神财富所需要的物质保障。学校收取的学费是根据学校的开支来决定,也是让学校能继续发挥创造精神财的物质保障。 华德福学校不能给办学者,家长和老师产出很多物质财富,可是丰富精神的财富,却无法用价值来衡量。创办一所华德福学校,只有立志于给社区带来精神财富,才是真正的华德福学校。


华德福学校的核心价值在于为社区提供精神财富,文化社区的最大特点就是自由和自主。华德福社区不是可以被人为地建立和发展的,它一定是靠精神文化的力量吸引人们参与并丰富,自然形成的,人们进来和离开社区都是自由和自愿的。曾经用政治和经济手段建立起来的理想社区,都不会长久,应为被吸引并凝聚到社区来的前提条件是能以华德福教育为核心的社区,分享到其精神财富,同时也能丰富社区的文化。为了获得和创造这种精神财富,人们愿意付出时间、精力、物质和金钱。这些付出都是取决于社区的发展和需要,并且能够为社区创造精神财富提供物质基础。社区的每一个参与者都在建设和享受和他人人合作的过程中带来的精神财富。也有人被这种精神财富所吸引他就来,有人感觉不到这种精神的收获,很快就他就走了,因为他只是这种文化的消费者,而未能成为生产者。
华德福学校和商业性质的学校本质区别在于:一个是为了创造精神财富,而需要物质基础,一个是为了创造物质财富而需要提供文化活动。商业性质的学校在创造物质财富的同时也许会创造精神财富,却不是创造精神财富取决于物质财富,而华德福学校的第一目标是创造精神财富,在创造精神财富的同时也会获得物质财富,但是,这些物质财富的收获不是华德福学校的目的,物质财富是创造精神财富过程种带来的副产品。当然两者之间取得不同平衡,是正道。用史代纳的话说:“追求真实的物质生活时,不要让追求的方式使我们麻木起来,不要使我们感觉不到在物质中起作用的精神,另外,我们要追求精神,不要让追求它的动机是想获得自私精神的感受,应为精神离不开物质,物质离不开精神。

“建设华德福社区的清晰目标应是如何给社区提供精神财富,达成这个目标,孩子自然能够得到很好的教育。学校的老师必须以养成自己的心灵为第一要务,时刻关注人和精神的关系,无愧于一个精神财富的创造者。我们不但要以华德福的方式来教育孩子,更应该把斯坦纳的人智学华德福教育的核心内容贯彻到所有的行动中,把学习到的贯彻到意志中去。史代纳的这句话事实上已经为华德福学校的发展指明了清晰的方向 :“当一个群体的灵魂能显现每一个个体的灵魂,同时,每一个个体的美德能在群体中鲜活起来时,健康的社会生活就能建立起来。”
在现在这个个体意识已经觉醒的年代,没有人再愿意去盲目或跟随权威,迷信和膜拜权威,同时,每一个人的自我都在无限地膨胀。而这样的膨胀对个人发展却未必健康。在这样的社区里,人们可能一方面被强烈要求精神上的自由和独立,另一方面又未能独立地发展自己的精神生活,并渴望心灵成长达到最高的精神境界,从心底里找到精神的出路,包括华德福学校老师在内的现代人都深深面临这种困境。要面对这种困境必须要求我们每个人对自己的心灵负责,并履行与他人合作、和平共处的义务。带着这样的意识工作和生活,才能够做好华德福教育的工作,对华德福教育这个社区的才有帮助,这是一条充满坎坷同时又被光照耀着的道路。
而实践华德福的核心就是形成一个健康文化社区,这是华德福人一生的事业。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