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重回常识做教育

凌宗伟:重回常识做教育

中国的教育总是有着中国式的幽默和讽刺。比如,浙江缙云县大洋镇中心学校刚刚落成就被纳入撤销对象,而在这个镇上,仅初中就有多达四五百名适龄学童需要去三四十公里以外的乡镇求学。福建省福州市台江区内一所投资1500多万,竣工不久的现代化小学也即将面临拆迁,理由是政府需征地建中央商务区。当地教育局负责人无不得意地说,“这是大手笔嘛!”

这样的幽默和讽刺,在我们一边竖起“百年大计,教育为本”的牌子,一边急火攻心般地发展教育产业,颐指气使地要求教育为经济让道,为政绩护航的同时,实在是叫人笑不出来。教育常识在谋食者的眼中,原本就是幽默和讽刺。

笔者从教三十多年,其间从事学校管理工作近20年。先后在两轨(一个年级两个班)、四轨、六轨八轨的高中管过教学,也在64个班级4000多人的完全中学管过教学,主持过全面工作。就我这20年学校管理的经验而言,我最为怀念的就是那只有四轨、六轨的学校生活。因为在这样规模的学校,我不仅清楚每一位教师的情况,甚至会叫出每一位学生的名字,当师生们有需要的时候,他们就会下意识的想到我,尽管我有时“凶神恶煞”。

可当我2001年到了一所四星级学校(国家级示范高中),要对3000多名师生进行教学管理的时候,我就感到力不从心了,许许多多意想不到的纠结令我只呆了一年就逃离了。后来到了一所4600多名师生员工的学校管教学,主持全面工作,那可是状况不断呀,整天让你提心吊胆,不知所措。

随着人口的减少,新一轮的学校布局调整已经势不可挡了。高中要向城区靠拢,小学要向集镇靠拢,渐渐地,所谓一乡一校、乡镇不办中学、村组不办小学的格局,在当下已是大势所趋。

诚然,此番布局调整,在教育资源整合、教学条件改善、教师资源优化配置等方面,确有一定的帮助,但它真正的初衷恐怕并不是深谋远虑于“少年兴则中国兴,少年强则中国强”的教育情怀,也不是基于对教育规律、教育常识的尊重;真正醉心的,反而是对减少政府教育经费的投入和加快城镇化进程所做的“贡献”。可这一阵风的调整带来的负面效应,作为在一线从事教育工作的校长,作为每一个对教育还未失掉希望和信仰的人来说,代价之大,恐怕难以言说,因为它几乎摧毁掉了几代人的努力。具体说来,至少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让本已脆弱的乡村教育更为风雨飘摇。在倡导教育公平的今天,实事求是的说,乡村教育总是一块软肋。无论是软硬件,还有发展的维度,其本身都无法与人相较;而从老师的角度看,他们即便作出几倍于常人的努力,所得成绩还往往受人诟病。所以,从常识上说,整个乡村教育是最需要在教育规划布局中得到改善的,乡村的孩子也应该是最迫切的救助者。但事实上,在“优化资源配置”的大旗下,乡村学校到处一片“拆”风,幸存者亦朝不保夕,殚精竭虑而图苟存。这种亡校失根(有些还有颇有传承的老校、名校)的情绪影响了即将拆并的学校的教师队伍建设,进而影响了学校的教育教学质量。很多时候,我们在还没实施拆并前,就已经宣布了哪些学校将在哪一年被拆并了。这一来这些学校的领导、教师不可能不为自己的出路而担忧。事实证明,教师没了积极性,教学质量必然下滑。

二是因为只考虑了人口的减少趋势,没考虑到早晚必然会实施的小班化教学的需要和人民群众教育负担的承受能力,背离了“办人民满意的教育”的宗旨。高中向城区集中,初中小学向集镇集中。一个小学生天天要跑几里路,甚至十几里路去上学,必然会对对他的身体、他的安全带来影响;高中生都集中到县城去上学了,他的家庭经济负担必然会增加。再说初中生、甚至小学生过早的远离家庭,到学校寄宿对他们的生命成长是一定会带来不良的影响的。在此情况下,河南等地区的“航母班”人数已上升至120人,而80、90人的“准航母”更是司空见惯。可以想见,即便再优秀的教师都无法保证这种课堂的教学质量,很多教师上课都不得使用扩音设备;同时,在教师的眼中,作为个体的、独特的学生已经消失了,孔子说的“因材施教”、“不愤不启、不悱不发”全然失效,教师所能做的,只是勉力维持秩序,凑合凑合地赶完教学进度而已。所以,千百年来的教育常理、教育常情正慢慢退变为对教育乱象、教育乱局无可奈何的隐忍。有人说,这是一个“常识不常”的时代,这句话至少对教育而言是有警示作用的。

三是因为缺乏严谨的科学规划和透明的论证程序,更多的是因为长官意志,使得现有的校舍等教育资源产生了不必要的流失和闲置现象,还有随着城镇化的进程,许多新建小区学校不足,另一方面则是原有社区生源不足。一方面在大兴土木,一方面是校舍的闲置和教育资产的流失,带来的是人民群众的强烈不满。一些乡镇已经将初中的教学楼、宿舍楼、实验室、体育设施、校园等建设得相当不错,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差一点的乡镇中学至少投入六七百万,好一点的初中校园投入千万元。现在,一句话将初中,乃至高中移到县城。国家原来的大量投资被空置起来,而纳税人的血汗钱现在无异于打了水漂。集中办学,尤其是一些主管官员十分赞成,投资建设、盖大楼、建校舍,花钱,既增加了GDP,也是繁荣本辖区的事情,但对“生于斯,长于斯”的孩子们来说,他们的切身需要、他们教育的独特性和丰富性,谁来买单呢?

四是因为对“放大优质教育资源”一边倒的认识,无视对教育资产、教育品牌等资源的过度放大,在某种程度上其实就是“稀释”的现实。上千亩的校园,上万人的师生队伍给管理带来了很多盲点,管理信息在传导的过程中就会衰减和失真,治理的盲点多了,就会集聚很多暗流,这些暗流给学校管理带来一定的麻烦也是显而易见的。更危险的是,有时候教师优化配置也成了空话。由于并校,学生的安全成了学校的头等大事,食品安全、水电安全、人身安全等方面,哪一头出现了问题,后果都无法挽回。所以,鉴于如此“压力山大”,学校只能将优秀教师放在后勤管理上,其责任心强,兢兢业业,校长放心。这样,部分地区就出现了优秀精干教师做后勤管理人员,而过去的二线教师成为教学主力的中国教育之怪现状。

五是安全隐患成为威胁学生健康成长的重要杀手。我国每年的安全费用一直居高不下,这其中有着各种各样的复杂因素;学校的安全事故与日攀升,原因之一就是集中办学埋下的祸根。食品、交通、人身等等方面的矛盾在其中得到了尽数的放大,学校、家长,乃至社会都为此忧心重重,而即便如此,各类安全事故依然不绝于耳,时时刻刻如达摩克利斯之剑,将不按自己规律办事的教育搞得“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试想,如果教育每天担忧的事是孩子的安全,那究竟还有多少精力用于教育呢?

作为校长,我们希望新一轮的学校布局调整,不仅要出于经济的和政绩的考虑,更要为每一个学生的健康成长考虑,要有预见性和科学性,要有一个长远的规划,更有符合教育的内在规律性。首先,要考虑到集中只能是相对的,过度集中是不利于每一所学校形成自己独立的文化和办学特色的,因为一所学校的文化和特色必然会受到学校所在的社区文化所影响,学校是离不开社区的。其次,要认识到学校的规模绝不是越大越好,规模是要适度的,从管理学的和西方教育的历史和现实来看一所高中的规模最好控制在八轨(一个年级8个班)24个班左右,初中、小学的规模还应该更小一些。在学校布点方面,还要综合考虑城镇化发展的步伐,政府在规划居民小区的时候,要充分考虑学校的布点。原有社区的学校是否可以先行推进小班化教学,新建社区要有多少学校都在要科学分析,充分论证的基础上,向老百姓做好宣传解释工作,防止产生不必要的社会矛盾和群体事件的发生。

第六为家长盲目择校推波助澜。一方面我们总是呼吁不要盲目择校,一方面又用各种方式放大教育资源:扩大校园、联合办学、建立分校、组建集团。于是家长们能做的就是趋之若鹜了。这样的情形下,我们可以批评家长吗?

总之,基础教育布局调整,不能只从经济或者政绩的角度考虑而“一刀切”,不能一味撤并和集中学校,而须回到每一个教育人所应秉持的教育常识,用常识换回自己的理智,将心态放平,将眼光放远,将身段放低,才有可能真正为教育做些福泽后代的事情。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