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赛获奖生2014年取消高考保送

奥赛获奖生2014年取消高考保送

本报讯 昨天,有媒体报道称,一教育专家在第三届“中国小学数学教育峰会”上透露,“从明年开始,奥赛获奖生参加高考,将不再具有保送资格。”记者昨天从教育部证实,取消奥赛获奖者高考保送资格的政策执行贯彻时间为2014年,这一针对高考加分项目进行的调整,由教育部等五部委于2010年联合发文作出要求。

2010年11月,教育部等五部委曾联合发布《关于调整部分高考加分项目和进一步加强管理工作的通知》,规定除进入国际奥赛国家队集训的学生外,其余奥赛获奖者都不再有保送资格;只有获奥赛全国决赛一、二、三等奖的学生才能获20分加分,省赛区获奖者不再享加分。

《通知》明确规定,该调整政策从2011年秋季进入高中阶段一年级的学生开始适用。2010年(含)以前已进入高中阶段学习的学生,仍可适用调整前的相关政策。这就意味着,在2014年参加高考的学生适用该《通知》规定的新的保送和加分政策,明年参加高考的学生仍然适用“老办法”。教育部相关工作人员昨天表示,2014年是对各地落实这一政策的时间要求。

而对于社会反响强烈的“奥数”成绩与入学挂钩问题,近日,教育部在人民网针对网友提问作出回应,针对部分地区社会培训机构和学校违规将“奥数”成绩与升学条件挂钩的行为,将由国家督学分片区对各地规范培训机构工作和治理“奥数”工作进行督导检查。

教育部认为,“奥数”教育是一种特殊性质的教育,只适合于少数在数学方面有天赋才能的学生,并不适合于大多数学生,拔苗助长反而容易导致学生厌学。

自2006年以来,教育部已出台文件明确要求各地依法坚持免试就近入学制度,不能采取任何形式的考试、考核、测试选拔学生,不能将各种竞赛成绩作为招生的依据,制止各种学科竞赛、特长评级与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录取相挂钩。坚决禁止学校单独或和社会培训机构联合或委托举办以选拔生源为目的的各类培训班(占坑班、“奥数”班等)。

教育部强调,中小学课程标准严禁各学科课程涉及“奥数”问题。但是,有关规定在一些地方没有得到有效落实,仍有社会培训机构和学校违反规定,非公开地将“奥数”成绩与升学条件挂钩。教育部表示将进一步加强对地方的指导和监管力度,加强学校管理,规范办学行为,尽快使“奥数”教育回归本来面目。

■北京落点■

全国奥赛获奖者

高考加分降至10分

本报讯(记者 安苏)针对奥赛获奖生是否会在明年取消高考保送的问题,市教委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年6月,市教委发布了高考加分项目调整政策,新政策中,对“高中阶段获得全国中学生学科奥林匹克竞赛全国决赛一、二、三等奖的应届毕业生”由增加20分投档调整为增加10分投档。新政策从2014年开始执行。

阅读延伸

择校现象不除,“禁奥令”只是“替罪羊”

摘要:10月25日,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义务教育数学课程标准修订组组长史宁中在第三届“中国小学数学教育峰会”上表示:“从明年开始,奥赛获奖生参加高考,将不再具有保送资格。”事实上,早在今年9月开学初,北京市教委已经两次发出“禁奥令”,要求义务教育阶段坚决禁止奥数成绩与升学挂钩。

10月25日,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义务教育数学课程标准修订组组长史宁中在第三届“中国小学数学教育峰会”上表示:“从明年开始,奥赛获奖生参加高考,将不再具有保送资格。”事实上,早在今年9月开学初,北京市教委已经两次发出“禁奥令”,要求义务教育阶段坚决禁止奥数成绩与升学挂钩。

关于中小学生参加奥数意义的讨论,在近年来的教育界也可以算做一个被炒烂的话题。奥数作为前苏联和东欧各国为选取富有数学天分的孩子,而特别创立的一种竞赛形式,以科学的姿态观之,大概只有5%智力超常的孩子才适合学习。如果大部分孩子都相继涌入,造成的结果便是损害孩子的学习基础,最终不利于孩子学习体系的建设。一如奥林匹克运动会,虽然获奖者令人钦佩,但光鲜靓丽的背后却需要以该项目的运动天分为基础,而奥数竞争学习、参加者的泛滥,则突破了因材施教的基本原则,转而陷入“拔苗助长”的教育困境。

直观来看,中小学生扎堆学习奥数,这与经历了市场经济的建立,并且具有浓烈“竞争意识”的一代家长所持有的焦虑心态不无关联。这批从市场的洗涤下诞生的家长,其心态本质上与中国社会保持了“同构”:即极度享受“赶超他人”的愉悦,并很自然地形成了一种急功近利的心态。可以说,整个中国社会和中国社会里的家长们,都不乏对“速度”的追求,只是普遍缺乏“慢下来”的能力。

但是,透过对社会、家庭环境的分析,更应该指出,家长急功近利心态背后,实则掩藏着教育资源分配不公的残酷现状。前几日有美利坚哈佛大学的迈克尔·桑德尔讽刺“中国才是真正的市场经济”,所指的便是中国社会中过于推崇竞争,甚至将“公平”明码标价。正如黄牛党可以买卖专家诊号,中小学的入学公平也被“奥数成绩”和“择校费”所代替。

在中国,几乎每一个城市都会存在各个中小学之间的师资、教育质量有很大区别这样的问题。正所谓“僧多粥少”,面对这种情况,作为公共资源的提供和分配者的政府,原本应该建立一套公平的规则,让“不患寡而患不均”的家长们即使没有分配到好的资源,也能心服口服。但实际上的情况却是,好学校常常为了巩固自己的教学优势,而希望招收更优质的学生和获得更多的社会资助。最后,一个通行的办法便是以奥数成绩择优录取,不符合就近入读的学生还要额外交纳择校费。

 因此,如果说奥数兴起是问题的表象,那么择校的存在才是问题的内核。择校的土壤不能根除,仅仅发布“禁奥令”,导致的结局可能只会让很多孩子在奥数补习班的家长更加迷茫和不知所措。而该项政策也很可能沦为“治标不治本”的又一典型。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