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国申:好政府的四顶标准

许国申:好政府的四顶标准

怎样的政府是好政府,不同的人回答肯定不同。“舌尖上”有“两个中国”,原因就在这里。在我看来,好政府有四项标准:

一、民主。民主有两种形式:中式民主是“言者无罪,闻者足戒”,谁都可以自由说话,尤其是批评政府,不会因言得罪;而且政府能够与民互动,及时吸纳民意,改善国家政治。西式民主是民选政府,靠选票表达民主意志。无论哪一种,起码有一种,不然,就称不上好政府。民主就是讲道理。一个政府是不是民主政府,最根本的标志就是看它讲不讲道理。讲道理的政府,古人谓之“有道”,今天谓之“文明”;不讲道理的政府,古人谓之“无道”,今人谓之“野蛮”。政府讲道理了,这个社会就是文明社会;政府不讲道理,这个社会就是丛林社会。我曾呼吁我们应该致力于建设一个讲道理的政府,实际上就是希望建设一个民主的政府。

民主是与自由相联系的,没有自由就没有民主。然而民主与自由又都是相对的,世界上既没有绝对的民主,也没有绝对的自由。因此,一个好政府的标准就是在给公民以最大限度的自由——即以不妨碍甚至剥夺其他公民的自由为限度的基础上,实行最广泛的民主。

二、廉洁。廉洁也有两个方面:政府开支节俭,官员两袖清风。这两个方面都需要制度约束。而制度则来自于民主。没有民主,就不可能有真正的廉洁;有了民主,不但可以及时修订制度,还可以随时监督。一旦发现行政支出方面的漏洞,可以及时弥补;一旦发现官员贪污腐败,可以及时清算。廉洁的政府应该以最大的限度限制官员的特权,廉洁的官员应该主动放弃一切可能放弃的特权。廉洁的政府不会有豪华的办公大楼,办公室里也不会有豪华的设施。廉洁的政府不会养可有可无的冗员,其人员是最精干的。廉洁的官员同时应该是勤政的官员,在职期间没有优越感,不会高高在上,恃权傲物;离职之后也不会有失落感,不会后悔当日“有权不用”,以致今日“过期作废”。

三、公正。民主是以政治平等为基础的,公正是以公平为基础的。没有政治上的平等就不可能有真正意义上的民主,没有公平就谈不上公正。然而公平并不是搞绝对平均主义,公平是相对的,这就需要公正。公正不但以公平为基础,还要以廉洁为前提。没有廉洁就没有公正。公正的最高准则是正义。所谓正义,就是政府的天平要向弱势一方倾斜,保护弱者以及弱势群体利益。政府官员可以不信宗教,但却不能没有悲悯情怀。如果没有悲悯情怀,无论如何都难以保证社会公正。

四、安全。首先是保障人身安全,包括饮食安全、医疗安全、交通安全等。空气是清新的,饮水是清洁的,食品是安全的,出行是安全的。其次是保障财产安全。物价是稳定的,存款不被缩水,借出去的钱不愁血本无归。家里无须养狗出防盗,房子不用装防盗门防盗窗,更无须安装电子监控设备。无论人身安全还是财产安全,都要靠人们心上的道德长城来保障,而不是靠政府设立众多的专业部门来监控,靠保持强大的警察力量来保障。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政府设立的检查部门越多越细,警察的力量越强大,老百姓反而越没有安全感。

人贵有自知之明,政府也贵有自知之明。每个人都有一个头脑一双手,他们都能凭自己的智慧和勤劳创造幸福的生活,无需政府恩赐给他们幸福。他们只需要有一块与别人同样大小的立足之地,有一个与他人同等大小的舞台,有很多与他人同等的实现个人价值的机会,他们就会表现得很优秀,生活得很幸福。至于社会福利,那是公民一致达成的“契约”,也不是政府的恩赐。政府是百姓赡养的,理所当然要竭诚为百姓服务。为百姓服务忠诚了,贴心了,无微不至了,这样的政府就是真正的好政府了。

诸网友若有意,请跟帖说说你心目中的好政府是什么样儿,以资政府借鉴。谢谢!

阅读延伸

吴建树:什么是好政府

什么是好政府。好政府就是能保证人民,在同等机会下,自由和公平的竞争,好政府就是为公民服务的政府,好政个府是遵守自然法和社会契约的政府,好政府,就是民富国富的政府,好政府是让利于民的政府,好政府是能帮助社会上的弱势群体,从而使他们能和社会上的,其它群体一样,得到公平竞争的机会,而不是杀富济贫,因为,财富过分的集中化和财富的过分的平均化是一样有害的,所以,一个好的政府,要通过财政手段是社会上的财富,保持一个相对的均衡的状态,而不是绝对的均衡。

好政府要做的是,在社会总财富增加的情况下,要使社会上的贫富差距缩小,而不是彻底消灭贫富差距,一个好政府就是能制定一套的公平,公正的法律,并去严格的执行,这样人们就可以在市场中自由公平的竞争,而不是政府盲目的干预市场,所以,当面对通货膨胀时,政府不是要干预市场的价格,而是,政府用财政手段,来补贴社会上的弱势群体,使他们安然度过通货膨胀的周期,这才是一个好政府应该做而必须做的事,总之,一个好政府的体制,它必须是共和体制或开明专制体制,从而使公民和政府共同为祖国而服务,而为了个人的私利,这就是好政府的榜样。

一个好政府始终清楚地知道,它的权利是人民赋予的,所以,政府只不过是带人民管理而已,如果,这个政府管理不好国家的话,那么,人民就有权力更换政府,当然,人民也不能滥用自己手上这种权力,否则就会出现雅各宾式的民族,那将是民主的灾难,那时,又会出现克伦威尔或拿破仑,那样的独裁者,那时,人民又将回到暴君的统治下。所以,笔者认为,一个好的政府,既要顺从民意,又不能屈从于民意,因为,人民不是神,也会犯错误,所以,当民意和自然法发生冲突时,一个好政府首先要选择自然法,而不是屈从于您一,因为,很显然的,自然法是代表最根本的民意,否则的话,就会发生像泰国那样的暴民式的民主,当一个国家发生了像泰国,那样的暴民式民主,政府不给与坚决地镇压,那么,这个政府就不再是一个好的政府,因为,这些暴民。只是为了他们一个小集团的利益,而来破坏自然法所代表的全体国民的利益,这就严重的破坏了自然法的基本原则没,即,人无权破坏他人,所拥有的生命,财产,以及合法追求幸福的权力,难道,像这样严重的破坏自然法的行径,一个好政府还不给与严厉的打击吗,如果,政府对这种打着民主的旗号,而行破坏自然法之实的严重行径,不加以严厉打击的话,那么,这个政府和暴君的统治,又有什么区别了,所以。笔者认为,一个好的政府,它就会极其认真的,遵守和维护自然法的守护人之一。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