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一河:教育的失败是谁的成功?

傅一河:教育的失败是谁的成功?

最近几年,一个感觉越来越强烈,曾经以为不会发生的事情接二连三地发生,原本不相信的事情一件件逼迫我们相信。有的事情发生了,有的地方媒体不报道;有的“新闻发言人”混淆是非;有的组织“跨省抓捕”。如果没有互联网,欺骗还要到几时?所谓“净化网络”,眼不见为净,耳不闻心安,一屋的鸵鸟、乌龟。

美国有个最年轻的市长——刚大学毕业、22岁、阿莱克斯·摩尔斯成了马萨诸塞州霍利奥克市的市长。他既不是“官二代”,也不是“富二代”。他不属于任何党派,既没经人大、政协推荐,又未由组织批准,而是由选区的选民直接投票。因为他:年轻且充满活力;快人快语,性格鲜明;从小热衷社区活动,积累了社区活动的经验;掌握西班牙语,赢得占市内一半人口的拉丁裔人的好感。中国也有个最年轻的市长,29岁,他不是民众直接选举的。

中国大学生在忙什么?教室里空空荡荡,学生们被团委安排去为香港艺人梁朝伟到访维护秩序,复旦教授张庆熊对此怒斥“教学科研是第一位还是娱乐追星是第一位”,且把它上升到“亡国论”的高度。有个比较:2011年新年伊始,美国耶鲁大学连续遭受数场规模惊人的暴风雪袭击,为了如期开学,全校五十多位教授连续多日不回家,或提前一晚住进校园,有的自掏腰包住进附近的旅馆,许多人干脆就在自己的办公室过夜。风雪迷漫之中,50门课如期开讲,间间教室座无虚席。美国为什么强大,这是不是个启发?

中国的学生是给领导表演节目的。有两个小学生在教室服下剧毒农药敌敌畏,在黑板上写下遗言,“如果我死了,就怪数学老师,请警察叔叔将她抓走”……

教育部长,请你辞职谢天下?

中国经济是世界老二。这个老二真的很“二”。今年前十个月就收齐了十二个月的税,今年财政收入有望破十万亿。去年政府采购汽车金额达800亿元,平均年增速超100亿元,而教育经费增加了几文?重庆一所中学的校长贪污37万元。我想,即使给每个学校配置合格的校车,就能保证学生安全使用吗?因为中国的官员靠不住。

中国教育最大的失败,却是当政者最大的成功。政府的根本是要政权稳定。政权的稳定压倒一切,这就是中国最大的政治。从教育每况愈下的现状来看,它做到了。这也被“钱学森之问”证明了。今天中国的教育出不了蔡元培,出不了胡适,出不鲁迅。有的地方连一个盲人都不放过;有的地方用偷漏税罪把有关人士做掉。

针对目前国内的现状,柴静说:“穷人在爱国,富人在出国;有权者在卖官,有钱者在买官;强势者在祸国,强权者在卖国;国家越来越穷了,老百姓对国家的信心越来越没有了,振兴民族的希望越来越小了,领导干部的人气指数越来越少了!”

民众活得越来越不好。地沟油时代,明知有毒也不得不身受其害。领导在场,发生火灾可以“让领导先走”而置几十个孩子被大火烧死;领导不在场,校车接二连三带走小学生的生命;“小悦悦”被车子两次碾压而十八个路人熟视无睹;一群大学教授受污染企业所害,而只能齐刷刷地下跪……

我明白,中国的教育无论从哪个方面讲,都真的失败了,那么谁成功了呢?为一己之私利,一权之平安,竟然置教育于死地,置天下父母以绝望,我不明白。



下一篇: » »
标签: 

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