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Grid

按作者归档: runzecangsheng

尤瓦尔·赫拉利:谁控制了数据,谁就能控制未来

尤瓦尔·赫拉利:谁控制了数据,谁就能控制未来

尤瓦尔·赫拉利:谁控制了数据,谁就能控制未来 “当信息科技与生物科技一起进化,你就得到了Hack人体的能力。这种趋势最重要的产物或许就是生物传感器,能够把大脑和身体发出的信号转化为电脑可以存储分析的……

李猛:只会浏览,不算读书

李猛:只会浏览,不算读书

李猛:只会浏览,不算读书 通识教育三问 博雅哥:李老师,请问您理解的通识教育是什么样的?您是如何在课程中贯彻通识教育的思路并且设计这门课程的? 李猛:对于老师、学生和学校负责组织教育管理的人来说,对通……

扈永进:第一口袋要有钱,第二不能是假币

扈永进:第一口袋要有钱,第二不能是假币

扈永进:第一口袋要有钱,第二不能是假币 教我说爱与教育?惯常的两句话是:第一口袋要有钱,第二不能是假币。 说爱的教育之前,必须得先明白爱的限度。也就是说,爱并不是教育的一切,更不是人生的一切。和所有概……

田国宝:为什么要读富兰克林

田国宝:为什么要读富兰克林

田国宝:为什么要读富兰克林 本杰明·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 1706-1790),美国著名政治家、外交家、物理学家,又是著名的出版商、作家、记者,出生于美国马萨诸塞州波士顿。他是美国独立战争时期重要的领……

吴军:你这一辈子最终有多大成就,首先取决于你的时代

吴军:你这一辈子最终有多大成就,首先取决于你的时代

吴军:你这一辈子最终有多大成就,首先取决于你的时代 你所处的时代就是你的命运 你最终这一辈子有多大成就,首先取决于你的时代。 全世界75个最富有的人中有20%出生在同一个国家,而且都在1830年—1840年这10年间……

吴军:社会阶层真的已经固化了吗?

吴军:社会阶层真的已经固化了吗?

吴军:社会阶层真的已经固化了吗? 教育可以改变命运吗? 我今天要讲的主题是“教育改变命运”,这是我们经常听到的一个观点,很多人对此深信不疑。但是,有时我们看到的又是另外一回事。 首先说大家相信它的地方……

张梅:给我未来的孩子

张梅:给我未来的孩子

张梅:给我未来的孩子 孩子,我希望你自始至终都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你可以是农民,可以是工程师,可以是演员,可以是流浪汉,但你必须是个理想主义者。童年,我们讲英雄故事给你听,并不是一定要你成为英雄,而是……

俞敏洪:教书的是老师,但育人的一定是父母!

俞敏洪:教书的是老师,但育人的一定是父母!

俞敏洪:教书的是老师,但育人的一定是父母 自爆差点得抑郁症 俞敏洪曾表示,他继承了父亲的宽厚,又从母亲身上学到了坚韧不拔、锲而不舍的精神,“是我的父母成就了我。” 由于来自农村,进入北大学习的俞敏洪由……

罗素:中国人的性格

罗素:中国人的性格

罗素:中国人的性格 西方人中间有一种论调:中国人不可思议,满脑子的神秘思想,我们难以理解。如果到中国去长期生活体验一下,可能也会使我抱这样的观点。但是,依我在那个国家讲学期间的所见所闻,并没有发现有……

张文质:用历史的眼光看待今天的教育变革

张文质:用历史的眼光看待今天的教育变革

张文质:用历史的眼光看待今天的教育变革 张文质 教育学者,家庭教育研究专家,生命化教育发起人。长期植根学校教育与儿童发展的研究,在全国做过上千场教育讲座,见解新颖深刻,影响广泛。是中国第一部中小学《生……

许锡良:重要的是见识而不是知识

许锡良:重要的是见识而不是知识

许锡良:重要的是见识而不是知识  中国传统的教育观认为,为师要向弟子传道、授业、解惑,一些儒家学者以天下为已任——想为天下的老百姓,作之君,作之师。因此,对圣人王的素质要求自然也很高。要不,怎么会有……

许锡良:创意远比记忆重要

许锡良:创意远比记忆重要

许锡良:创意远比记忆重要 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叫《重要的是见识而不是知识》,说明一个日益开放的现代社会对个人素质要求上所发生的重大变化,更是对现代社会的教师的要求。知识的问题在古代的传统农业社会当然是……

刘再复:教育、美育与人的生命质量

刘再复:教育、美育与人的生命质量

刘再复:教育、美育与人的生命质量 教育的目的是教育人,这一最基本的道理进一步演绎就是:教育应把人本身作为教育目的,而不是把教育变成实现其他事务的手段,即不是为政治服务的手段,为市场服务的手段或实现某……

张文质:处于危险之中的中国基础教育

张文质:处于危险之中的中国基础教育

张文质:处于危险之中的中国基础教育 20多年来中国基础教育一直进行着各种各样的改革,但总体收效并不明显。2001年秋季开始的新一轮课程改革,今年已进入第四个年头。迄今为止,这一轮的课改虽然被一些学者称为超……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按钮